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浮云列车:第八十六章 黑月河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浮云列车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大蓬光亮从剑刃上爆开,细细的丝线将阴影切割得七零八落。整个通道里充斥了日光的馨香。

    尤利尔这才反应过来,约克的职业是终暗先锋。他跟我说过的,他肯定早就想这么做了。可为什么不呢?

    没有人。学徒听到同伴说,语气中充满忐忑。我就知道。

    有光固然是令人心安的,但如果在光明中依然一无所获,那倒不如让自己相信黑暗中藏有窥视者。

    但有了光,尤利尔比他看得更清楚。或者说,不是看到。在前面!他几乎是立刻将短刀掷了出去。也与糟糕的布林兹的门前不同,这次学徒准头不错,刀刃直直钉上石壁,顺带穿透了一顶帽子。

    隧道尽头响起一声尖叫。

    可能是存与火种中的知识发挥了作用,尤利尔自己都没想到他居然能一击即中。他还愣在原地,约克已经快跑过去,黑暗里划过明亮的轨迹。

    在橘光的映照下,倒霉的敌人终于露出了身形。它是个只有手臂长的东西,尖耳朵、灰爪子、一双黄金瞳。它戴着一只手套,却没戴嘴套,还龇牙咧嘴想咬约克的手指。佣兵把它从刀刃下扯下来时,毫不客气地狠敲了它的脑门,让这家伙在皮手套的钳制下四肢划水似的来回荡着秋千。

    是你?尤利尔凑近时便认出了它的一头银毛。竟然是在头顶隧道里跌倒的那个个子工人。你不是影像吗?为什么我们能碰到你?

    没礼貌!你才是影像!这个看起来就和人类不搭边的家伙又尖叫了,它的耳朵本来是藏在头发底下的,脸上也糊了一层土。要不是那一头乱糟糟的毛发,尤利尔不敢保证自己是否还能认出来它。

    我是梅米,梅米·灰爪。银毛生物说,我是狼人。把你的脏手套拿开!

    约克非常惊讶:你这模样竟然还嫌弃我?

    学徒的关注点更正常一些:狼人?是会在碎月完整之夜变成狼的魔怪吗?

    没错,就是他们。哦,现在该是它们了。约克回答,可能神秘之地暂时让他失去了这种能力,呃,而且效果不太完全毕竟这里的规则与外界不同。

    我在之前那群人里见过他。他穿着工人的衣服,那些难道都是狼人?

    那是真实投影。只有我一个人,其他都是影子。梅米咕哝一句,扭头瞪着佣兵。你身上一股乌头草的臭味。最好把我放下来,大个子西塔。他露出一边犬牙,不然我要咬你了!

    要是我真碰过乌头草,你肯定不敢咬我。佣兵对它的威胁嗤之以鼻。甚至他一眼就能看出这头狼压根就是住在隧道里的。还是说你在隧道里呆着,连脑子都不好使了?

    狼用灰爪按着自己的眼睛。今天是破碎之月最完整的日子。它好像找到了理由,底气一下子足了起来,大声宣布道:根本不是我的脑子不好使!

    这时候,尤利尔已经明白之前在轨道前,这家伙根本就是混在一群人的影像里,光明正大从他们眼前跑过去的了。甚至还不心摔了一跤——但其实没人绊他。

    学徒开始对这番说辞表示怀疑了,不过不仅仅是脑子,也许脚丫子也是一样。这两样都不怎么好使。你说他是生活在安格玛隧道里的?

    而且是青叶之年的安格玛。橙脸人把梅米重新挂在墙上,气得他乱踢乱叫。别忘了我们是恰巧才进来了这里。有出路的话,他肯定不会在这呆着。

    我还想问你们怎么进来的呢!

    告诉你也没用,闭嘴。

    等等,约克,我还有问题想问他呢。尤利尔没料到佣兵对狼的态度这么恶劣,看来刚刚他确实是被梅米的神出鬼没吓到了。

    这让狼人看到了机会。你想问什么?他的眼珠子骨碌碌转着,要是你们带我出去,我就什么都告诉你。

    你还想讨价还价?冒险者摘掉手套,蹲下来吓唬他。再废话我把手套塞到你嘴里,让你咬个够。

    你不能这样。狼干脆嚎啕了,眼泪把脸上的土都冲了下来。我就要死啦

    尤利尔捂住脸,简直不忍直视他这副蠢相。把他放下来吧。

    盖亚在上啊,这个笨蛋是把自己摔傻了吗?

    仿佛有巨人在隧道中央凿了一口深井,尤利尔不敢想象它通向哪里。

    约克也有点犹豫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安格玛隧道的事故。

    尤利尔回答,我想很可能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地面塌陷了,铁轨断裂。这半天甚至没人过来,当时到这里的人则都掉了下去青叶之年的铁路已经建成,接下来的就是等待通车。

    没有人来检查铁轨吗?

    所以这里面肯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而且我有预感,缘由多半就在这下面。他停了停,精灵宝藏。

    《浮云列车》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wwvpv.html
上一章        浮云列车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