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古乱界:第14章 迷阵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古乱界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翌日晨露滴落嘴边,缝间阳光照落姬如尘俊逸侧脸,晨露润湿嘴唇,双眼奋力睁开,蠕动双脚伴随而来的是剧烈的疼痛,想来是昨夜激战遗留下的后遗症,姬如尘艰难起身褪去身上血衣,看触目惊心伤痕,眉头紧皱,看周围陌生之景,自知如此伤躯在这陌生之地可不是好消息,但是却又无可奈何,不过这里贯众遍地还不至于很糟糕    贯众虽无大用却能驱虫,在姬如尘满身伤口的情况下蚊虫没来,对伤口的愈合会有很大的帮助,至少没有出现虫体入体避免了身子出现疾病,姬如尘看着全身数不清的伤口苦笑之余又有些庆幸    苦笑的是因为自己现在的伤躯让自己疼痛不已,不过又庆幸自己在如此野外还能醒过来,而且自身还能止血愈合,这算是很好的了,没有太多时间思虑太多姬如尘以剑当拐杖用上路,野外对于他人重伤之躯来说只能等待他人救援或者对重伤之躯置之不理一心一意寻找出路,但是对于姬如尘这等精通医术之人来说就是有愈合的可能,野外药草无数,若能寻得必能治疗己身    行进间姬如尘双眼发亮看到一株齿状心形叶,植物扎根阴凉之处,匆忙拔起一株取一部分仔细观察,又放进嘴里咀嚼奇苦无比,姬如尘很肯定知道这就是治疗草,药虽苦但能止疼痛,前行几步后发现一根树,斩其树枝流出清水,清水入体全身疼痛无比,但有消毒功效,故而姬如尘必须忍耐    半天过去并没有发现凶禽野兽,这对于姬如尘来说是最好不过的消息了,这半天的时间姬如尘用自身所学医术和脑海中铭记的药材,把自己全身处理了一遍,身上很多地方都结疤了,勉强能有一战之力,但是行进间姬如尘停于消毒树前,眼前消毒树树枝切口还在滴水,先前脚印与自己脚印无异,丛林迷路辗转反侧又回到原点,有喝无吃这可不妙    姬如尘抬头望太阳,借日探路行不通,又行走一边,取下树皮刻画所到之处,标记所成之图让姬如尘眼瞳收缩,看似平淡无奇的丛林在树皮刻画之下却有别样样貌,此处恐怕有人居所,山间丛林也有可能是有心人栽植!!!    姬如尘看手中树皮久久不言语,再看身上伤疤,乃昨夜遭遇围杀所致,姬如尘自知寡不敌众之理,但是若是利用特定的地形,特定的战术就能创造以少胜多的可能,若是眼前树林乃有心人栽培,那居住此处之人定是一个阵法高人,自己现在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寻他!这是姬如尘的第一想法,此人对自己一定有大用!    姬如尘观手中树皮画面繁琐复杂,看之太伤神随手丢弃,取过身旁剑,随手点一个方向前行,见前方树木挡道,气凝于剑耗尽七分力斩!大木倒下姬如尘毫无波澜,直接跨步前行,双目不看其他只看眼前,若有大木遮目,以剑斩之便是是了,所行之路必是直线    大木丛林摇晃不断,虽说阵法繁琐奇妙,但这又如何,这并不能阻挡姬如尘前行之路,虽然姬如尘没有看通这片树木所布下阵法,若是自己打算以智力破解恐怕就是饿死其中都无法寻得出路,但是破阵之法并非需要精通阵法寻得其中奥妙所在,还有一种破解之法就是以蛮力破之!    阵法精妙,但终究是以树木为阵,树木是能斩断的,若是一路前行就不会被阵法所迷惑,前行之路虽然不是最好的出阵之路,但是一定会是能出去的路,姬如尘走直线一定会是能走出阵法的,只是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出,这是时间和力气的问题与智力无关    如此做法虽然粗鄙但是有效,行进间姬如尘以蛮力开路导致断木不断,如果栽培之人看到姬如尘以如此方法破阵一定会气的喷血倒地当场毙命,多年心血就这样被这个混小子砍了,白日砍树取树皮充饥,路过之余还能取几味药材加点味道,夜里砍树取树枝照明顺带取暖    三日三夜后姬如尘架剑树干看眼前方,抬手欲砍思虑几番后还是放下了手中剑,绕步而行,跨过最后一棵巨木眼前瞬间空旷,回身看眼方才没砍的巨木恰好挡住所来之路,完美掩饰自己的罪行,姬如尘对此做法甚是满意,拍拍手纵身一跃跳下斜坡    三天三夜的调养已经足够恢复七层的实力了,若是布此阵之人姬如尘不至于等死,跳下山坡引入眼帘的却是一堆乱石,看到杂七杂八的大石块,姬如尘眼睛稍有触动,附身石根所压泥土,与石头并非黏在一起的,如此说来这些石头应该就是土生土长或者大自然搬运到这里的,如果是土生土长的石头根部一定和泥土黏在一起,这个需要一定的岁月,故而姬如尘断定这些石头一定是人为搬运,只是姬如尘想不通何人有如此力气搬运这两米高巨石,而且还是那么多,这里少说不下五百巨石,恐怕非人力能及    姬如尘坐在石柱旁思索许久都没能想出个所以然,这个问题于姬如尘而言就跟金字塔是怎么铸成的一样想不通,思虑许久后姬如尘不愿再想,用剑在石头上刻下标记欲探就一番,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些石柱应该会组成一个阵法,只不过这个阵法不能以蛮力破解,至少现在的姬如尘还做不到这一点    姬如尘转上一圈后发现原先标记在石头的标记果真是回到了起点,只是这起点非先前起点,身后可没有山林可看了,这里可是石柱阵,在这里没有吃没有喝,姬如尘可不认为自己能在这待太久,必须要想出破阵之法,眼下正是考验智力的时刻,根据回忆姬如尘在地上刻画出走过之处的图形,看似杂乱无章,但是其中一定会有一条线牵引    观地上图形毫无头绪,姬如尘自认熟读兵法阵型无数,看着阵法却无一是自己所熟悉的,这让姬如尘不得不猜测这古界兵法摆布与今界的是否一样,苦寻兵法无果后,姬如尘又想到了以棋盘布阵,自古以来摆阵之法灵感莫过于棋盘,若能将石柱位置摆上棋盘或许能看出一丝转机    以剑刻画出象棋棋盘后将石柱一一化点落地却是发现早已超过棋盘承载的棋子数,故而应该不是象棋,那么就很有可能是围棋了,只有围棋才能有如此多的棋子,于是姬如尘再刻画出围棋棋盘一一对应,却是发现狗屁不通,落子之处根本就不是围棋下法,两种棋都不是这让姬如尘有些难为了,拂去地上棋盘后,姬如尘用剑再刻画国际象棋,虽然觉得不一定是,但是总得试一试,万一是的话就可以破阵了,但是最后结果依旧是以失败告终    看着地上这画上的六十根石柱姬如尘甚是苦恼,心情烦躁欲用剑斩之,气凝于剑回神一剑斩之却是换来伤口破裂,石柱纹丝不动只留下一道浅痕,若是强行突破,恐怕得要一些年月,短时间内是做不到了    毫无思绪后姬如尘以碎石为子,自娱自乐起来,如此做法最是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从象棋到围棋,到国际象棋,再到飞行棋都挨个玩了个遍,刻下跳跳棋盘之时,茅塞顿开,嘴里怒骂不停:竟然以跳棋为阵!!!    跳跳棋如此简单,这破解之法自是简单不过来,遇单就走,遇双就停,辗转反侧几圈后,走出石阵,呼气顺畅,心情大好,更有酒肉扑鼻而来,起初姬如尘以为酒肉香为幻觉,但立定看到眼前青山丽水,木屋炊烟起之时姬如尘可不认为这是幻觉了    看到这些姬如尘明了自己先前猜测果真没有错,树木乃有心人栽培,石柱亦是有心人可以摆弄,为的就是在这秀丽之处隐居,而且这人可能是高手,如此判断是在穿过石柱之时所定结论,若想搬弄万斤石柱修为定是三元之上,三元之上何境不好猜!    炊烟起,肚子饿了,自是饭点到了,走过木桥看敲下清水,溪水流淌发出叮当声响甚是悦耳,若是仔细聆听流水声就是在听一首美妙的曲子,看青山景色悦目养神,隐居在这里的高人可真是个会享受之人,姬如尘不免赞叹    乱世之中寻得一处安静之所甚是难得,至少对于隐居在这里的人应该是满足了,只是于姬如尘而言并不满足,只因酒肉香扑鼻怎能留恋山水,不吃饱何来心情观景赏乐!    让肚子咕咕叫,这让姬如尘怎能忍,撒腿顺着鼻子的感觉冲去,惹无数家禽惊慌,但这又何妨,火架上可是烧烤着家禽,相对于烧烤惊吓算是小的了,见烤架旁空无一人,又看木屋炊烟袅袅,姬如尘心生警惕,放轻脚步,全神贯注一吸一吐后,如饿虎扑食冲出,剑挑烤架,手提酒坛,撒腿就跑!!!    (本章完)。

    《古乱界》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vl5w.html
上一章        古乱界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