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用户 ┊ 忘记密码?
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水佩云裳:第一百二十章 容易辨认(四)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水佩云裳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够了!杨傲云冷冷打断她,你回去吧,当我从来没问过。说完,转身走出去,大步往最里面的石室而去。

    水二柱一看急了:哎哟喂!杨真人您等一下啊,我还没说完呢!这人怎么这么别扭?压一下她会死么?

    她匆忙跟出去,追着杨傲云喊道:杨真人,照我看,您就是想太多了!我都不介意,您一个大男人还害什么羞?退一万步说,我还这么小,又没什么修为,总不能把您给强了吧

    杨傲云突然转过身来,一张白净的面孔气得青红绿紫交杂辉映,那叫一个精彩。

    三花,送客!他低声吼道,吼完便大跨几步迈进面前的石室,背手一拂,便听砰的一声巨响,身后的石门重重砸落下来。水二柱只来得及看见他一片雪白的袍角在里面一晃而逝,眼前便只剩下一堵青灰石门。

    她望着那冰冷的石门不死心,还想上去拍门。花栗鼠得了杨傲云的命令,不知从哪儿突然跳出来挡在她面前,侧着身子傲慢的立着,抱着胸点着脚尖,瞪着眼睛磨着爪子,一口又白又尖锐的牙一个不漏的往外朝她凶狠的龇着,活脱脱一个黑帮小弟临上战场的脑残模样。

    水二柱瞧着只觉无语。

    她没工夫跟它瞎耗,瞅见它高高翘着的小屁股,想起上晌便是这肉墩子坐扁了她半边脸,她二话不说,抬起一脚狠狠踢上去,把花栗鼠踢得颠着两脚一阵乱跳乱颤。趁着这机会,她连忙往前冲去。

    花栗鼠没防备吃了她一记黑脚,捂着屁股吱吱惨叫,心里这个气啊,这姓水的小丫头够狠,翻脸比翻书还快,那就别怪它也翻脸不认人了!

    说来,此前它的确想要亲近她,因为觉得她身上的气息特别。晌午还趁它杨主人休息时,偷偷跑到她枕头旁边打了个盹,别提多满足。可谁知,后来她竟敢糟蹋它方主人心爱的衣物,拦都拦不住;如今她又惹它杨主人不开心。这么能搞事的丫头,它真心爱不起,爱不起!

    适才,它杨主人已经发话了,那它就代杨主人再好好教训教训这丫头。下午那一顿她怕是没长记性,它得下点重手才是!

    便见它大跳几步追上去,一把将水二柱身上套着的衣服扯下来,把她扯得往后连打几个踉跄,差点摔下来。与此同时,它已摆起大尾巴,照着她的半边脸狠狠抡将过去。

    这一抡快如闪电,水二柱只见面前有什么东西呼的一下闪过,下一瞬便被一条硬如钢铁的尾巴扫到半空中,就像一颗炮弹,径直穿出洞府门口,劲嗖嗖的往外飞去,最后一头摔在十几丈开外的草地上,摔得她半死不活,鬼打鬼叫的嚎了半晌才回过命来。

    她艰难的翻个身坐起,呸一声的吐出一嘴的草根与泥土,朝着那洞府门口,咬牙切齿的骂起来:很好,三花,是吧?你丫最好给我小心点,姑奶奶我可记住你了!想想又暗自冷笑:我道那小东西脑袋后面高一块低一块怎么回事,原来是被它沙雕的主人整坏了!呵呵!既然杨傲云这么爱折腾爱现,他怎么不给它剪个五花、十花、一百花来啊?多霸气,多给他长面子的!

    她这般叽叽咕咕的把杨傲云和花栗鼠挨个骂了一遍,骂完却依然无济于事。她暗恨无奈,只得准备打道回府去。正发愁身上衣不蔽体,不知该不该就这么裸奔着下山去吓人,这时,她眼前忽的又是一花,就见那洞府里又飞出来一样白色的事物,轻飘飘的落在她身旁。

    她捞过来一看,好家伙,竟是杨傲云的袍子!她登时气傻在原地。杨傲云这人,哎,什么都好,就是好死不死的一根筋,他顽固不化啊!

    最终,她无可奈何,把那袍子套在身上,惨兮兮的爬起身,一瘸一拐的往山下去了。

    杨傲云默默想了几许,最后决定不再回避这个问题。只不过,他觉得眼下多说无益,没的把水二柱吓到,便不加多说,只道:自是你身上有他要的东西。说完,他突发善心,又叮嘱道:日后你在外行走时,多少留个心眼吧。将眉再画黑画粗一些,头发能包也包起来。自是为你好!

    水二柱暗觉好笑,包头发,这是要扮成阿拉伯妇女么?又听杨傲云自顾自的在那儿接着说:还有,我看你说话也得有个分寸。要知道,就凭你这点三脚猫的本事,得罪人那分分钟就是个死。别以为人人都跟我这般宽怀大度,如今世道不好,外头的人都坏着呢

    水二柱听得差点笑喷,天啦噜,谁能知道,太苍宗的一号青年人物,表面看着一本正经,实际上竟是个自恋闷骚狂!看来他平日的的冷淡话少都是装出来的,内里不知有多少的婆婆妈妈呢!

    杨傲云见她乐得都藏不住笑了,才反应过来他今天话太多,连忙闭上嘴,气恼的剜她一眼。这一眼看在水二柱眼里更觉风情无限,她想笑不敢笑,憋到几乎内伤。

    待好不容易平静了几分,她想起他适才叮嘱的话,不禁琢磨起来:既然他这么说,那杨家人看上的东西八成与我魂轻之事有关

    她一面寻思一面捏起一小束头发,低头打量那金灿灿的发尾,嘴里说道:杨真人,我没打算在这里长待。等把病治好,我便下山回去了。

    杨傲云一听治病二字,想起上回之事,心下便是一紧,生怕她又提出让他帮忙的要求。他忙悄悄把脚挪了个向,这就要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连自己记挂的事也不打算再问下去。

    水二柱眼力极佳,瞥见他要走,慌忙跳起身拦住他:真人别着急走啊!她费了这半日的功夫,岂能轻易放过他?既已如此,还啰嗦什么,她决定有话直说了:真人您不是想让我告诉您栽花的法子么,而我也想请您动动手帮我治个小病,这真是两全其美的事呢!真人您就别犹豫了,将您漂亮的小脑袋轻轻那么一点,不就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万事大吉了嘛!

    杨傲云看了看她,不作声,神色复杂,面容如水沉得迫人。

    水二柱等了又等,忍不住催促:怎么样,真人您可想好了?其实啊,您真的不用这么为难。这事说来再简单不过,不需您费半点心神,只要您在我身上轻轻这么一压,包管我便药到病

    《水佩云裳》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v5wf4.html
上一章        水佩云裳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