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红楼之公子无双:第110 带回三个尤物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红楼之公子无双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弓箭张力分为几石几石的弓,那种弓贾琮是拉不开的,只能于墙角一端练习张力小的。举石锁也是量力而行,四五十斤内锻炼,贾琮对武艺、内功不抱幻想,只是让身体有精力、健康一些,若要保护自身周全,将来配备火枪是首选,不过这个愿望还遥远。

    琮爷孙福跑过来墙角边,低声汇报:教坊司今儿有消息了,明发告示,皇恩浩荡,先选一批乐籍除籍从良,珍大奶奶也在此列不过她可没去处,回娘家是难过下去的

    贾琮放下石锁,风吹湿透衣衫而凉飕飕的,指示道:知道了,你去尤家说予二姐、三姐一声,我去接她,别传出去。

    孙福走了,龙傲天在院子大门外眨巴眨巴眼,他才回来不久。

    又要出府游学了?贾迎春递给她手帕,大半时间在路上,去南城不远么,你索性在那儿长居得了。

    我先去洗澡了,回来再和二姐姐说。

    这回是欠了豫亲王人情了,赦免一部分乐籍,除籍从良,这种命令唯有求皇上开口,才能办到。

    而实际上,全部赦免教坊司乐籍,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教坊司的女人,人生轨迹大多固定了,她们专门是为了迎合男人培养的,手无缚鸡之力,不像寻常妇女会纺织、种桑、养蚕,大多也没资产、靠山,就只能暗地里再卖身或者卖艺了。

    马车在街道上从东城行到西城,尤氏与他并排而坐,贾琮询问道:你在东府处理过家务、账目,你家应该没有多少余财,不如先到书店帮忙记录,也算有个容身之所,将来我再想想办法,行不?

    二妹、三妹她们呢?尤氏咬咬嘴唇,复杂一言难表,是这个人害了自己虽然长远来说不算害,却又救了自己,但眼下无依无靠真是恐惧不安,茫然道:多谢。

    贾琮先到书店后院作坊观看雕刻、印字,科考时日无多了。

    三进西面一间小屋,全是木板、横梁、木柱搭起来,炕头、里外间俱全,与宁府院子不可同日而语,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尤氏走了一圈,二尤才进店来,三姐妹抱成一团大哭。

    尤二姐喜极而泣道:原来那个贾琮心地还不坏,到底帮了大姐。

    尤氏端坐炕上,心道:我如今投靠他,贾琮斗死珍大爷、蓉儿,算是夺人之妻,怎么不坏不过当初他全为了秦氏的事,东府也是该完了,珍大爷不放过儿媳妇,我也咽不下这口气,要怪就怪我遇人不淑,嫁错了人,琮弟确实仁至义尽了。

    心里想着,尤氏没说出来,终究与二尤不甚亲密,由于她和她们没有血缘关系,当初周济,多半是面子原因。尤三姐也暗怪自己错怪了贾琮,桃花眼一转: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那个贾琮,倒像是有前途的人,姐姐不如暗地委身于他,也好过

    三妹莫要说这种话!尤氏又气又愤又脸红:倒是二妹看看,要不要嫁那个指腹为婚的张华?娘亲还健在,趁家里还有点余财,你们好好想想。

    尤二姐欲言又止,张华家道中落是一,之后张华游手好闲赌博喝酒是二,嫁过去毫无前途,也不长久啊,三尤物的依靠,在哪里?

    精致小巧的东路贾赦花厅,修于东路靠西一面,厅外秋菊盛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王熙凤穿家居服陪席,头戴紫貂昭君套,白白的、毛绒绒的,覆盖到亮晶晶的耳坠上面,上身桃红撒花袄、石青刻丝银鼠披风,下摆大红洋绉银鼠皮裙,不失美艳高贵,但脸色病恹恹的,似是病未见好。

    贾琏面目英俊成熟,兀自出神地手拿葡萄,慢悠悠地嚼着。

    贾琏派小厮买了鲍二家的回来,不与王熙凤同床好些时日了,时常找借口,偷偷另觅房间,与鲍二家的夜夜承欢。那种欢乐,与王熙凤不同,别有滋味,王熙凤虽是人前大大方方,夜里行事却是忸怩,不爱玩花样,加之夫妇俩吵闹争端一开,闺闱之乐便少了,琏二爷自是不满现状。

    贾琮头戴幞巾,身穿装了绵的长衫,时下丝绸装绵谓之衫,不装绵谓之袍,足蹬缎靴,与哥哥嫂嫂交流都和和气气,外人见了,都会认为,这家人好亲密、好温暖。

    琮儿那些钱使光了么?也该省检些,东府落难,我们也不好受啊。邢夫人聒噪道:平时世交、王公来往,过生日、过节、庆贺,礼物应酬都是要钱的。

    还有剩余,今年不用母亲破费了。贾琮揽揽宽袖。

    邢夫人面色才好看些:这才好,老爷,我看琮儿去科考、秋闱都不用再破费了嗯,我听说琮儿常去西小市与同年聚会?莫非你在外开了店铺?

    不过是同年品文,讨论时文,以资上进,大家共同出钱,儿子哪有钱开店铺?

    邢夫人笑笑不语,端坐道:秋桐、小红,都是我们赏给你的,不可怠慢,老爷瞧瞧是不是该让琮儿收个通房丫头?免得他在外收不住心。

    小红是邢夫人答应的,成了她的人,她要以此拴住贾琮。

    贾琏偏头暗笑,王熙凤对视丈夫,美眸翻个白眼,小声嘀咕:说句实话,你不是这么过来的?老太太还说,当年二老爷也是这样。

    贾母训斥贾琏欺负王熙凤之时,说馋嘴猫,都是这么过来的,可见贾赦、贾政小时候没少玩丫头,不过贾政克制一些,才有赵姨娘、周姨娘俩小妾,贾赦则是小老婆一大堆。

    贾琏说不过妻子,贾赦瞪视贾琮,老脸微微动了动:琮儿还是沉稳的,他的下人咱们都问过了,晴雯也还未开脸,总要选个妥当的,等过了十二三再说也不迟今年科考、秋闱,你自己有把握么?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邢夫人止住不语,唯有顺从贾赦,贾赦不管的,她才伸手总揽,王熙凤心里冷笑:今年他不但过不了,而且哼,你们当姑奶奶的气是白受的么!

    科考,儿子倒是有信心。秋闱乡试,就当磨练,想等下一科或者几科。贾琮答道。

    贾赦郁郁寡欢起来,明知贾琮乡会殿连过是不现实的,但儿子先前给了他希望、振奋、神佛保佑的印象,他自然而然想象贾琮会更加勇猛。此等落差,贾赦有些失望。

    《红楼之公子无双》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v4pvo5.html
上一章        红楼之公子无双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