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红楼之公子无双:第11章 贾代儒震惊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红楼之公子无双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自从贾琮展现他的悟性、才学,贾赦、邢夫人都是支持的态度,但根本上,要看贾琮能走到哪一步,他如果未取得功名,老两口也懒得操心。

    恰在这时,丫头秋桐来报学里太爷来了,是族叔贾代儒亲自登门!贾赦与邢夫人对视一眼,是好事还是坏事?

    族学位于荣国府西侧,也是宁荣街西侧,不远,一里之地,由贾氏宗族有爵位的人出钱扶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贾府目前有爵位的只有两个,荣国府一等将军贾赦,宁国府三品威烈将军贾珍,贾珍还是族长。贾珍之父贾敬虽是乙卯科进士,却在都外玄真观炼丹,进士出身啊,然而无意为官,是看破红尘、躲避是非,还是想修炼到化神期、飞升仙界?

    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雁,飞鸟对鸣虫

    春日早晨,空气清新,晨曦透过薄雾照进学堂窗口,他们念出朗朗上口的《声律启蒙》。

    破题、承题、起讲、入手之后,有八股,互成对偶,虚字对虚字,实字对实字,还要讲平仄音,因此这《声律启蒙》之类的,是必学的。当然八股文的艰难不止于此,容后再论。

    贾代儒粗略讲了几首《诗经》,午时休息,贾琮便见来学堂读书的人很多,除贾环、贾兰、贾菌、贾宝玉,还有贾瑞、薛蟠、金荣、香怜、玉爱、贾蔷

    略微恍然,贾琮已经根据种种迹象、年龄推测出原著的详细进境了,秦钟没来学堂,但宝玉已和秦钟认识,他们明年就会发展基情

    按周汝昌先生的《红楼梦新证,红楼记历》,今年是第九年,明年秦可卿得病,后年秦可卿死封龙禁尉,不对,按更古老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应该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

    悲剧的红楼梦,是否会因为他的意外出现而改变轨迹呢?

    蒙学他已倒背如流,五经在顺朝乡试、会试、殿试选一经即可,四书必读,除四书外,贾琮专攻《诗经》,他有前世的学习方法,记忆加理解、碎片化吸收、分类吸收等,再加前世的国学底子,不是十分吃力。

    贾代儒是贾琮的族叔祖,也是代字辈仅存的几人之一,几十年未考上秀才,是个老童生,但人家也是通过了县试、府试的,院试屡试不中,在古代,六七十岁的老童生并不稀奇,科举艰难,胜于高考。

    贾琮在课堂虚心听取了贾代儒讲解的《诗经,国风》,不像其他顽童一般应付敷衍,颇有心得。

    申时末,学堂大院闹哄哄的,放学了,甬道的人三五成群,如出笼之鸟,孙福提包裹在后,贾琮叫他准备五两银子,说道:先不回府里,到太爷门下拜见。

    三面围墙,一面出口正对宁荣街,里面北方、东方有房,一律青瓦小屋,隔成几间,北方正房除用作客厅外,尚有两间偏房,丫头只有一个,这便是族叔祖贾代儒的家。

    琮儿何需如此破费?贾代儒放下书本,迎族孙进客厅,命丫头上茶来,嘴上应承,银子推辞两遍却收了。

    太爷身为孙辈的族学老师,收些贽见礼,理所应当。太爷又是孙辈的族叔祖,孙辈孝敬,又有何妨?贾琮下首坐下,不急不躁,也不忙喝茶。

    贾代儒一家,生活水平与宁、荣二府相比,犹如天上地下,贾代儒亲孙贾瑞觊觎王熙凤,而被王熙凤的相思计害死,期间给贾瑞买人参也买不起,要到西府去求这些信息,贾琮从红楼中了若指掌,知道贾代儒会收礼的,他这么做,自然有针对性和目的性。

    传闻贾琮转了性子,果然不假。贾代儒心想,问道:你可是有事相求?

    太爷明鉴,族孙冒昧了。贾琮起身作揖道:族孙请太爷出题,想临场作一篇时文。若是能入太爷之目,还请太爷代为转告家严,族孙想参加壬申年的宛平县试。若不能入目,族孙聆听教诲,再学习就是。

    什么?!你能写八股?还要参加今年县试?贾代儒震惊,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目光炯炯地打量这个族孙,彬彬有礼、言辞恳切,岂是亲孙贾瑞能比,虽然不大相信,因有送礼在先之故,便道:也好,你听清题目‘狗吠’,开始破题吧,假使题目破得不好,就不必再作了。

    狗吠,出自《孟子,公孙丑,上》,原话是鸡鸣狗吠相闻而达乎四境,是孟子对梁惠王说的话。

    这就是熟读四书的必要性了,四书如果不滚瓜烂熟,怎么破?怎么写?

    丫头捧上笔墨纸砚,贾琮一月苦读四书,加之前世底子,已经快要接近融会贯通的境界了,题目岂能不熟,当下想了片刻,挥毫写出几笔颜体,破题道:

    物又有以类应者,可以观齐俗矣。

    孟子当时是对梁惠王说齐国的风俗,贾琮开篇即笼罩全题,磅礴大气!

    善!贾代儒拍案叫绝,质疑不禁降了几分,可见贾琮是学过时文的,就不知是何人教他,难道是自学的不成?

    夫狗,亦民间之常畜也若曰,辩物者,所以观国俗承题、起讲都还中规中矩。

    进入正题由是国风十五,而卢令志美,独夸东海之强。甚而食客三千,狗盗争雄,尝脱西秦之险

    差不多花了半个时辰,才写完一篇八股文。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在平仄、对仗上无可挑剔,但是,作为老童生,又讲学多年的贾代儒,还是发现了一个漏洞,这个漏洞无关八股文的文体是否合格,而是春秋战国历史的矛盾。

    这又是八股文的另一艰难之处:考据。一篇八股文,代圣贤立言,引经据典,自然就会涉及史实,考官一旦读出你史实矛盾,卷子就会黜落。八股,难倒了多少先辈。

    贾代儒没有及时提醒贾琮,一名八岁童子,能写出一篇合格的八股文,已是极为难得,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但也不是多么匪夷所思,史上也有神童存在,贾代儒勉励道:你的确令我刮目相看,此篇制艺,我会传交令尊,如此看来,你四书已熟,不宜在族学荒废学业,应寻觅良师指导。

    又从书房找了一本《八股启蒙》、一本《字眼便用》,告诫道:你虽是我族孙,也是我门下学生,我自当出力,平时更应揣摩学习,戒骄戒躁。但今年宛平县试,能否赶得上,尚未可知,明年癸酉,三道童子试一年考,再接乡试,也未为不可,还是不要太急进。

    是,族孙谢过太爷了。贾琮收好两本书,留下那篇《狗吠》,因为贾代儒是老师,又是贾赦、贾政的族叔,由他出面,更为顺利。

    酉时三刻,主仆二人回到小院,贾琮惯例打太极、做俯卧撑、跑步,先锻炼半个时辰,再沐浴、焚香,在匪鉴堂书房细细品读《八股启蒙》、《字眼便用》。

    《红楼之公子无双》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v4pvo5.html
上一章        红楼之公子无双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