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东北的那些怪事:第七十章 返回学校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东北的那些怪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和李瑞回到了学校,许默玲为了接我回来,特地在当天放下了所有需要做的工作,只为了在看到风尘仆仆的我的时候给我一个力道十足的拥抱。

    抱住了我可人的女朋友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我的人生又如此割舍不下重要的东西。看来以后再有什么事情一定要注意自己的生命安全,再不可轻易涉险,不然以后要是留下她孤身一人的话,怕是我死了也无法安生。

    我抱着她整整环绕了两大圈,就在她刚想说话的时候,直接用嘴唇堵住了她那涂着粉色唇膏的嫩唇。

    我们两个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深情拥吻了很长的时间,随即我才依依不舍的放过了这个让我时刻挂念的女孩。

    而许默玲也一片羞涩的拉着我往学校的食堂而去。

    我们两个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她便具体的问了我们此行考古的任何程序。不过我们特么的上哪去考过古啊?不过好在我杂文八卦,天文地理均有所知,靠着我出众的头脑好不容易才编造出了一个毫无破绽的考古历程。

    看来有时间我要让刘宇背下我今天所制造出的根本没发生的考古经历,不然要是哪一天他那里被默玲突破了的话,那我可就不好自圆其说了。

    依依不舍的我才把默玲送回了她的寝室,然后我便快步回到了我自己的寝室,而我寝室之中的可爱室友们见我远门而回,也丝毫不在意我衣服的破旧,勾肩搭背的就拉着我又去学校外面的烧烤店再来那么一顿美味的烧烤当夜宵,顺便再夹带上一场久违的宿醉。

    毕竟从他们的角度来看,看我这么久没回来还以为我去外地被抓了呢。所以就依靠着这个理由非要好好的为我庆祝一番。

    搞得我是一脸的无奈啊,没想到他们竟然有如此充足的想象力,看来他们不去写说也是屈才啊。

    就像我所知道的一个在某人气说站写说的一个叫冰夷的家伙,还真是应该好好的再回炉子里再度深造一番!

    我们三人整整从白天躺倒了夜晚,才终于恢复了常人的体力,三人为了防止夜晚突生变故,便慌忙的三人共同在天彻底进入黑夜之际搭好了帐篷。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只依靠原始森林的树木的根部和仅剩的一些干粮仓皇的离开了大兴安岭山脉。

    啧,多了不说,就光是这个风景,我只能回答的是,除了树就是树。就像是我们的五一或是十一的假期,见到的各处都是人一个道理。

    我们三人跑出山脉之后,便立刻在山脉口的镇子找了个相对不错的旅馆,点齐了当地所有的各种山珍佳肴,好好的饱餐了那么一顿,于是又回到我们东北特有的大暖炕上舒舒服服的睡了那么几天。

    要说人嘛,都是这样的生物,只有你经历过那种即将失去的可能才知道拥有的可贵之处。

    也不知道这个时间究竟过了多少天,就在我打开手机的那一刻,信息的收到声音整整响了近一个时。

    我这一看,整整一百八十多条未读短信,未接电话也有数十次。

    而这些东西大多数都来自于我亲爱的女朋友,许默玲。

    而最后一条短信的内容是这样的:明泽,你,难道不要我了么,还是你死在哪个温柔乡了?

    我一条条的看完了她给我发的所有的短信,不知何时竟有一抹甜蜜的笑容出现在我的脸上。

    哎,还真让你说中了,差点我还真就挂了,不过不是挂在什么温柔乡,而是陪着一个巨大的耗子精。

    说着,我便无奈的给许默灵回了电话。

    电话另一头刚一接通,就听哭泣的声音直接而来,呜呜呜,明泽,你去哪了啊,难道你不要我了么。

    丫头,你哭个什么劲啊,怎么了害怕自己成了寡妇啊,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我要跟宇哥一起去大兴安岭考古,而且不是跟导员请过假期了么。

    呜呜,可是,你的假期已经过期四五天了,要是再联系不到你,警察局就准备立案了。许默玲的声音十分悲伤,听上去这几天一定是没少为我操心。

    我连忙哄起了她,行啦,丫头,我今天刚出山,等回去给你带哈尔滨的特产哈。别哭了,哭坏了身子可怎么办啊,我得多心疼。

    好,我不哭了,你要赶紧回来。许默玲的声音渐渐控制住了哭泣的趋势,不过言语间的关怀却丝毫不少。

    我们两个说了好一会情话,我才终于把她哄回了常态,没想到哄女孩居然比处理那些妖魔鬼怪要累脑袋的多。

    不过听着我和默玲两个的**,李瑞和刘宇竟然都是一脸坏笑的看着打着电话的我。

    我鄙视了他们两个一阵,便揭过这一页我们三人去哈尔滨采买一些当地的红肠什么具有地方特色的美食之类的。

    毕竟做戏要做足,该答应的东西自然也不能忘。

    进行了一番大采购的我们三个,便将东西都放在了旅馆,然后就找一家看上去不错的餐馆大口大口的喝起酒来,以放松放松这么几天如此强度的压力。

    不过尴尬的事其实还是挺多的,比如干掉那只耗子精的并不是我们,破坏那个邪阵的好像跟我们也没啥直接性的关系。难不成我们三人就是天生受虐的主体?结果如何我们暂且不提,但每次有事我觉得我的境遇好像永远都是那么惨烈。

    算了吧,正如东北的一句方言,全在酒里了。

    《东北的那些怪事》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v45op5.html
上一章        东北的那些怪事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