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

东北的那些怪事:第一百一十九章 临行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东北的那些怪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哼。胡仙儿冷哼一声,随即便身形化气,消散于无。

    其他的野仙们见到此状,哪里还敢多加停留,也是纷纷催动仙法,离开了此间天地,只剩下了顾灵溪与刘宇两人站立原地。

    李明泽见野仙们都已经离开,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眼神之中有一抹淡淡的悲伤。

    因为在刚刚胡仙儿的那一番言论之下,他也看见了胡仙儿神色之中表达出的真正含义。

    看似绝情的言语,实际上是在给自己的留下生路。

    东北野仙能够坐镇天下安定,自然不是就只有这点水准。

    在胡仙儿能为之上的,虽是不多,却也足够将现在的李明泽抹杀在萌芽之中。

    刚刚的话语胡仙儿虽然强横,实际上是在透露给自己一个潜在的消息。

    那便是此行离开之后,短时间之内千万不要回来。

    而眼神之中的那一丝淡淡的歉意,更是应证了李明泽的猜测。胡仙儿还是那个胡仙儿,只是现在的时局,让她无法在自己的面前,再当成那个胡仙儿了。

    我们,上路么?云天青见李明泽缓缓睁开了眼睛,随即开口问道。

    李明泽点了点头,随后又摆了摆手,请稍等一下,我还有些事情要跟朋友交代清楚才行。

    言罢,李明泽便催动身体,来到了刘宇和顾灵溪两人的身前。

    就在李明泽落地的一刻,顾灵溪已经哭红着双眼抱住了李明泽的身体。

    李明泽感觉到身上的温度,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随即用手抚摸在了顾灵溪的长发之上。

    怎么了?哭成这个样子,变得难看以后可就嫁不出去了。

    玩笑的话语,只是为了缓解长久以来积累的紧张气氛。

    得到的回应,却只有低沉的哭声,以及泪水沾湿的衣襟。

    呜呜呜低声的抽泣,面对最亲近的人,顾灵溪再也做不到以前那般的自在。

    自己的心早就已经被眼前的人揪在了一起,无法离开分毫。

    你真的打算离开么顾灵溪哭泣了半晌之后,才缓缓抬起头,看着那个面露温暖笑意的少年。

    哈哈,别担心,这位云兄弟不是保证了么?我是不会死的,等我的情况彻底稳定下来之后,回来的,相信我。

    李明泽说到这里,神色之中却是露出了一丝坚定,因为他清楚自己一定会回来,因为需要珍惜的人,不能随便辜负

    听到这个从未听说过的词语,李明泽的眼角微微上扬了几分。

    云天青却是剑指催动之间,背后之剑仿佛受到召唤一般,自行出鞘,出现在两人的中间。

    只见云天青的这把剑剑柄通体翠绿,仿佛是某种特制玉石制成,上面依稀有着几颗巧的宝石镶嵌。

    而剑体则是通体晶莹,隐隐间泛出淡淡蓝芒,给人一种肃杀之感。

    这是我的本命剑器,名为星雉,但凡剑修之人,都必须与本命剑器缔结终生契约,才能激发剑中之灵。而剑誓,便是我以命血向本命剑器所发出的誓言,受到天道的监察,一旦我违背誓约,天道便会自主达成约定内容,完成约定条件。

    云天青一边解释,左手微微闪动之间,却是剑光一闪。

    随即云天青右手掌心之处,一滴浓重且鲜艳的精血便凝聚其中。

    星雉剑感知主人精血,竟自行飞舞,在两人的周边以特殊剑痕刻画出一个仪式一般的痕迹。

    而在痕迹彻底完成的一刻,云天青掌中的精血便自行化入整个剑痕之内,随即剑芒大作之下,竟然以一种不知名的力量升入了天际之中。

    李明泽静静地看着云天青完成了这一切,顿时觉得隐约间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之上,多出了某种不知名的羁绊。

    那种羁绊并非是对自己有害的存在,反倒是偏向于以自己的命格为主一般。

    看来这个云天青果然没有欺骗自己。

    《东北的那些怪事》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v45op5.html
上一章        东北的那些怪事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