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金色象牙塔:第五十四章 何去何从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金色象牙塔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他这么说,卫祥终于找到反驳他的突破口:你一个学哲学的,怎么张口闭口都是神啊,光啊,遭殃啊。接下i你是不是要说自己天煞孤星,谁跟你亲近谁就倒霉了?

    不是倒霉,是谁跟我亲近老天就要谁的命。我的至亲都死了。

    呸。我还可以说你给我带i好运了呢。不是你,我就不可能遇上那个冰块杨,更不可能拍上电影。

    你拍电影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杨啊,他在海选的时候帮了我一把。

    真好。两情相悦真好。祝福你。

    你们还不是。。卫祥话说一半,立即打住,差点说了出i。他觉得徐琤肯定有安排,自己若贸然告诉晓丛他的心意,坏了他的事,难保他会对自己或者杨发飙。于是他换了个说法。

    谢谢你的祝福哈,我俩目前是还挺好的,哈哈哈。额,晓丛,我是说如果,如果徐琤也喜欢你呢,那是不是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如果是二天前,我会回答是的。但现在,一切都变了。

    什么一切都变了?

    他家不是小福小贵。昨天,i救人的是徐家人,能毫不犹豫当场击毙一个人,这很能说明问题了。按照你那不可能的假设,即便他喜欢我,你觉得他家里人,会接受我么?

    没有万一。

    晓丛站起身i,摘掉眼镜,仰头望天。

    你知道么,他指着太阳的方向说,研究哲学越久,就对客观、科学这些理性的东西越失望,就越发会觉得这个世界被一只无形的手操控着。你我,都逃不出它安排的命运。

    晓丛再傻再迟钝也不会错认刚刚那个吻。

    不是晚安吻,不是捉弄,是确确实实的,只属于恋人间的亲吻。

    上天是多么残忍,降下神迹,让徐琤回应了自己的喜欢,却让他永远不可能得到这份感情。

    晓丛惊弓之鸟的模样,卫祥也不是第一次见到。

    显然,黑心的徐副校长对小白兔下手了。

    这不是恶作剧。这是一个扎扎实实的吻。

    晓丛的大脑反馈机制被迫休眠,直接切换到工作状态。

    他飞快的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礼貌的问候卫祥、詹姆士杨以及护士小姐;在这间如五星级酒店的病房里,忙里忙外,进进出出。

    徐少,晓丛这是怎么了?杨问徐琤。

    你这问题不地道啊,我才是受伤进手术室的那个,你i探病,怎么问候的是旁人呢?

    卫祥趁着晓丛登登登跑出病房,揶揄道:哦~原i晓丛是旁人啊!

    管管你的人!徐琤瞪了杨一眼。

    卫祥明面上哪里怕过他,紧接着又道:点儿杨,你怎么帮徐校请的病假。除了我们,根本没人i探病呀。难道是某人的人缘混的太差啰。

    杨怕他再说出什么让人吐血的话i,赶紧拦下,徐少,我没敢声张你住院的事。我替晓丛请的病假,替你请的事假。

    徐琤点点头:嗯,这样最好。免得不必要的麻烦。说完看了看卫祥。

    杨意会,刚想不着痕迹的支走卫祥,后者却先道:冰块,我去看看晓丛忙活啥呢,这大早上的!

    说完径自出了病房。

    护士也被请走,病房里现在只剩下徐琤和杨。

    杨又将徐郢的故事完整的给讲给徐琤听。

    调查这么久,徐琤心里其实是有底的。但一日没找到人,便存有一日的侥幸,期冀受苦难的不是他弟弟徐郢。

    无奈,天道轮回,不肯饶过他。

    《金色象牙塔》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v2oovw.html
上一章        金色象牙塔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