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金色象牙塔:第四章 这根本不是惊喜是惊吓!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金色象牙塔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四分钟里,他想到了高杉和费同,还有校办的其他同事们,他们很严厉,但却从来没有过恶意;而且他们对工作的要求很高,不管是对他还是对自己,一想到自己就要被徐校辞退,再也见不到这些相处了二个多月的同事们,他就有点难过。他还没有完全融入这个集体,就要跟它说再见,怎么办,感觉越来越难过了

    第五分钟里,他觉得自己对不起randy的支持和鼓励,对不起生他养他的六位亲人,对不起研究生导师的期待,对不起本科辅导员的就业指导,对不起中学班主任的谆谆教导,对不起小学启蒙教师的悉心栽培,对不起幼儿园——

    门开了,但晓丛此刻沉浸在悲伤和自责中无法自拔,根本没有察觉到一个人从身后扑来,一双有力的臂膀环抱住他,让他落入温暖的怀抱,傻瓜,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这是randy的声音!

    晓丛迅速转身,大叫一声哥!可是眼前的人分明是徐校!!!晓丛的瞳孔迅速放大,整个人立刻退出randy的领域站到离他30公分开外的对面,抱歉,徐校,我认错人了。

    randy无语,小虫,别理我那么远,我是randy啊,你的徐哥。你不是知道我的中文名字么,我们第一次在图书馆门口台阶上见面时告诉你的,徐琤,记起来没有?

    徐琤,徐琤,徐琤。

    怎么可能忘记。面试那天,正对着自己的那个大大的桌牌上,就是这两个字。那个让他做接待的无情副校长就是徐琤。可是怎么可能?一个人为什么会有二副面孔?为什么对自己是两种态度?晓丛理解不了。他的逻辑推理课论文是满分,可是他推导不出来,是什么让一个人这样子耍自己?

    晓丛整理了下情绪,平静道:徐校,是不是我在来z大之前不小心得罪过您?还是说,您对我就是单方面的讨厌?没关系的,我知道,既然有一种叫做一见钟情的东西,那么一定也有见之讨厌,就想作弄的情绪存在。如果是第一种,我跟您赔不是,不论我之前做过什么,我都向您道歉,希望您不要因为我今天搞砸了督导组检查将我逐出校园;如果是第二种,我无能为力,但也只能说声抱歉。样貌我不能选,性格我也不能改变,只要您可以让我留在z大工作,我一定尽最大努力,不出现在您的视线范围里。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晓丛说完,转身就要走,却被徐琤拉住了手,等等。小虫,不是你想的这样。

    晓丛看着他,摘下自己的眼镜,徐琤的轮廓又变得模糊,好。我听你解释。我想听randy的解释,不是徐校您的。晓丛低下头,我这个人真的很胆小,还内向。我的亲人都不要我了,留我一个人在这世上,你知道我为什么学哲学么?因为我想知道,为什么人要出生,我出生后却孑然一身,跟谁都不亲近,因为我的心始终紧闭大门。可是randy不一样,他可以说是我主动让其走进我内心的第一个朋友。我以为,z大会是一个不一样的开始。我以为,randy会成为与我交心的好朋友,和我称兄道弟的哥哥,可是,randy怎么会变成徐琤?你解释的了么?

    徐琤看着小虫的眼眶慢慢变红,心上像被浇了一锅热油,连忙说:小虫,对不起。我解释的了的。你当初面试的时候,我看你紧张的眼镜都跌碎了,还说做什么都愿意,就用激将法逗你。我那时候,不知道你的个性,我以为说激一激你,你会软一点求求我让你留在文秘岗。真的只是逗你。没想到你说什么都愿意做,就是不改口。后来,我意识到自己这么做不对,就把镜框和碎镜片包了起来去找你。我看见你坐在图书馆台阶上,特别沮丧,就想去安慰你,但如果我说自己是副校长,你不一定会受到安慰,没准会受到惊吓,所以,就说自己在教务处了。我也确实分管教务处,也就比你早来z大几个月。但不管怎么说,还是骗了你,是我不对。后来,你跟我很亲近,我特别高兴,就越发不敢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我以前,在英国,有一个弟弟,跟你年纪一般大,我没有保护好他。我认识你后,真心把你当弟弟看待。我也知道不可能一直隐瞒身份,所以,

    所以你选择我第一次接待的时候让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当然不是。我去北京后,临时接到通知被调入督导组参加z大的开学检查,根据要求,入校检查前,为了避嫌,组内人员手机设备一律关闭,我申请退出督导组来着,可是被拒了。所以,一直没跟你联系上。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要送你一个惊喜么?

    晓丛点点头,是什么?

    我做你的科研导师!师带徒你记得吧,你之前说想让我做你导师,我不能破坏学校的既定规定,所以你的导师还是由人事处指派,但我做你的科研导师。怎么样?

    我只希望randy做我的导师。徐校若是做我导师,是惊吓不是惊喜,我承受不起。

    徐琤拉近小虫,两人的距离近到只有一拳,好好看看我,小虫子,randy是我,徐琤也是我。你一直联系的那个randy就站在你面前,你从没认真看过我,我想要你记住我的样子,不论带不带眼镜,都能记住。

    晓丛比他矮一个头,这么近的距离,晓丛只能看到他的肩膀和领带,但离的这么近,他闻到了熟悉的味道,第一次见面时,randy送他去母校宿舍时,萦绕在他身上的香水味,他不认识这是什么香水,只知道好闻,而且让他安心。他闻声抬头,一张眉目明朗的脸出现在眼前。星目剑眉,如果出现在古代,就是侠客。鼻梁高挺,嘴唇极薄。明明看上去性子凉薄,应该是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此刻眼中的诚恳和热切却好似要溢了出来。似乎生怕眼前的人不信任自己。这样天人之姿的一个人,就是徐琤。抛开他的科研事业和学术成绩,光是样貌,就是极其出众的了。这样出类拔萃的青年俊杰,是z大的副校长,是小虫子的randy。

    徐琤见他看着自己不说话,更是着急:小虫子?小虫子?别生气了,我还有一个礼物送给你。今天b大的秦老,我把你推荐给他了,以后,若是想考博士,或是做哲学方面的研究,都可以跟他讨教。他今天对你印象深刻。

    一听秦老,晓丛整个人精神了,生气?为什么要生气?若是秦老能给他指点下哲学科研,徐琤就算真耍他也没什么不可以的。真的?你不计较我今天接待任务失败的事了?

    小虫子,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除了没告诉你我是副校长这件事。为什么要计较?秦老今天很满意啊!你若不生我的气,我也很满意啊,大家都很满意,为啥要计较此事。

    那快点给我秦老的联系方式,邮箱微信都可以,我正好有问题想请教。

    以后私底下,还是叫我哥或者randy好不好?

    不好。徐校。

    那我不给你秦老的邮箱了。

    给,这就给,看你的微信。早给你发过去了。

    晓丛立刻去查看微信。徐琤既悲又喜,很是无语。他能怎么办。他摸清了小虫的喜好,只要扯上哲学,定能让他开心,可以不计较自己骗他的事,这是喜;被一个大好青年,被呆板的哲学打败,还不如秦老的一个邮箱地址,这是悲。但看着小虫,得到邮箱欣喜的样子,他又觉得这些都不算什么,他开心,就什么都好。

    晓丛:谢谢哥。我先回办公室了。高杉跟费同一定还等着训我话呢。

    徐琤给他戴上眼镜,好,他们训你,你听着就行,不要多说什么,毕竟,你这次确实没有做好接待。我找时间跟人力资源处说一下,赶紧让你回文秘岗得了,省的我担惊受怕的。

    你为什么担惊受怕?需要讲解的是我啊。

    因为不是每次接待都有我在,没人帮你圆场,今天你觉得会怎样收场?这还是其次,主要是没完成任务,你心里不好受,我能不担心?

    哦。晓丛点点头。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从来没有一个人对自己这么好,事事都为自己着想,关心自己,照顾自己,他觉得再这样下去,他会超越朋友,喜欢上这个人。可,他知道,喜欢上一个男人,会以什么情况收场。六年前的那幕他始终没有忘。徐琤把自己当弟弟,那就乖乖的做弟弟,替代他口中没有得到全力保护的弟弟,偷偷享受这份关爱。只是,别的,就不要多想,也不可以多想。控制自己,没问题的。恩,谢谢哥。但是,你既然当众说了让我做三个月接待,那就不能自己打脸。没关系的。还剩一个月,我也会好好适应。我哥这么优秀,我也要努力才是。

    也行,不过不要硬抗,随时有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我一个新员工,总出入副校长办公室不好吧。

    《金色象牙塔》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v2oovw.html
上一章        金色象牙塔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