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金色象牙塔:第二十五章 同一个故事的二个版本②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金色象牙塔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额,现在怎样?晓丛要把好奇宝宝做到底。

    不怎样!卫祥深吸一口气,徐校,你家这位管家查的也不怎么清楚嘛,这个故事还是由我来讲完吧。

    晓丛无语。刚才都不说,现在又都要说,你们两个人是故意的么?

    要不你们猜拳,谁赢了谁先说?晓丛提议。

    还是微信扔骰子吧。卫祥说。

    徐琤则完全不屑参与这种小孩子所谓的公平游戏,也根本不给卫祥发言的机会,他开门见山的对晓丛说:

    卫祥的帖子是我让杨操作成,刷成热门的。当然,他顿了一下,给晓丛一个缓冲的机会,前提是卫祥同意我这样做,这点你不否认吧,卫老师?后半句话,他问的是卫祥。

    卫祥还等着猜拳或是扔骰子,祈求老天给他个机会当面跟晓丛解释呢,哪知徐琤这招先发制人打的他措手不及。他能怎么办?先机已失,如今只能主动配合呗。

    徐琤问完,晓丛也看向他,他点点头,道:没错。我知道这件事情。但你俩的那个cp贴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卫祥也不是吃素的,徐琤想让晓丛忽略第一个上热门的成王cp贴,把注意力全部转移到自己这件事情上,他怎么能让其如愿?于是又把话题往回带。果然,晓丛get到了重点:

    原来你知道,可你的意思是,我和徐哥cp的那个帖子也是有人故意弄出来的?哥,谁会这样做?你在z大得罪人了?

    别急,徐琤夹了一块水煮鱼,去掉上面的刺后,放到他碗里,慢慢听我说。晓丛乖乖吃鱼,等着他的下文。

    今日z大贴吧头条理应是卫祥那个帖子,徐琤一句话带回话题,是我让杨计划好的,为的是帮罗立讨回公道。可今早最热的帖子却突然变成你我的成王cp,这说明,有人一直密切关注贴吧,在杨把罗立的事情挖出来再次曝光后,想掩盖下去。那么问题来了,谁想掩盖这个帖子?又是谁有能力在第一时间知道贴吧的动态?

    晓丛立刻想到:学工部。他们每天都派人盯着贴吧。帖子里面有异动,学工部部长李志博会最先得到消息。

    没错,你再想想这个帖子针对的人又是谁?是在向谁讨公道?

    z大男性校领导!晓丛记得正义使者是这么说的没错,他接着说:z大一共六名校领导,其中二名是女性,叶校和张副校长,另外四名是男性。你,大为书记,纪检杨书记和张秦副校长。除去你,嫌疑人就在后面三个人中。而这三个人里面,张秦则是主管学工部的副校长,如果贴吧出事,李志博会先跟他汇报,他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贴吧的情况,同时有机会在第二天到来前,找人炒你我的cp,掩盖罗立的事情。所以,这个人就是张秦。而你想帮罗立将张秦绳之以法。

    精彩!徐琤又夹了一块山药给晓丛,你的推论跟杨调查的结论完全吻合。而且,他又问卫祥,卫老师应该也在昨晚同一时间得到这个消息,并且帮忙炒了下成王cp对吧?

    我去我去我去!这个该死的詹姆士点儿杨,他换了个马甲就回复了一条,也被查出来了?你是魔鬼吗?杨在厨房的烤箱前打了个喷嚏。卫祥赶紧解释:晓丛晓丛,我就回复了一句,真的就一句,可不是为了炒cp哈。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感情,还跟你表白过,天地可证,日月可鉴,我怎么会帮你跟他炒cp呢?对吧?你要相信我。

    晓丛听他在徐琤面前说什么表白啦,感情啦,生怕徐琤误会自己跟他的关系,哪里管的了他回复了啥,就想赶紧pass过去,没事没事,你也是无心的。大家都八卦嘛!哈哈,哈哈,吃菜,大家吃菜。说罢在空了的碗里扒拉两口。

    徐琤看他这个紧张的小模样,心里莫名开心,本想逗逗他,但看卫祥在场,也不愿让他将晓丛可爱的模样看了去,于是又给小虫子夹了些菜放到他的空碗里,才道: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小虫子太瘦了,得喂胖一点啊。

    徐琤接着说帖子的事:那么,现在事实很清楚,张秦,我们的张副校长,确实心里有鬼,行为有愧,不然,他犯不着大张旗鼓去处理罗立的帖子。这是一桩三年前的旧事,事情的原委,杨调查的很清楚了。杨这时端着饭后甜点提拉米苏蛋糕来到餐厅。

    卫祥从刚刚就闻到了蛋糕的香甜味道从厨房飘散过来,看到提拉米苏,魂儿就被勾走了,杨走到哪里,他的眼神就跟到哪里。杨把蛋糕放在餐桌上,看见他那副馋猫的模样,心里给卫祥的标签又加一:狗鼻子,不,划掉,小奶狗,恩,长得这么白,可不就是奶白色么。他一边切蛋糕一边说调查的情况:

    罗立刚开始发帖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等到张秦利用副校长这个身份威胁他的时候,才是悲剧真正的开始。罗立本身性格内向,在贴吧发的这个帖子不但没有得到同学的关注和帮助,反而都是对这件事的质疑和嘲讽,甚至没有人在帖子中站在他这一边稍微给他点安慰或者建议。一个都没有。他觉得耻辱、害怕、绝望,像是陷入黑暗的深渊,到后来,他心理上承受不了而得了抑郁症,他把这一切归因为自己不好,错的是自己,所以有了自虐的倾向,但清醒的时候,他又恨张秦,却对他无计可施。

    杨把蛋糕切好后,开始一块块的分给三个人,先给徐琤,再是晓丛,最后才到卫祥。他把蛋糕放在卫祥的餐盘中,接着说: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退学,真正让他放弃学业,想要逃离这个学校,这座城市的,他看了看卫祥,没有说出那个名字,是朋、友、的背叛。他把朋友二字咬的很重,我觉得,张秦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而罗立的那位朋、友,则也应受到相应的惩罚。说完,他转身进了厨房。

    晓丛并不着急吃蛋糕,他问:罗立的事情,没有人证,没有物证,过去了这么久,没有有力的证据,除了名誉,张秦不会有任何损失。不,如果他像今天这样利用舆论,他连名誉都不会受损。

    徐琤说:没错,我让杨挖出这件事,也是为了引他那个朋友站出来,没准他会有有力的证据。同时,张秦若是因为帖子自乱阵脚,没准会漏出马脚,我们若是能在暗处抓住这么马脚,就有办法替罗立伸张正义。

    哥,你认识这个学生么?为什么要帮他呢?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

    我也就比你早来z大半年,怎么可能认识罗立;只不过再查别的事情的时候,无意查到了,既然是z大的事,那也就跟我有关了。知道犯法的人却不尽力将他绳之以法,你哥我还不至于这么冷血。

    晓丛想,能让徐琤去查的别的事情,恐怕就是他弟弟徐郢了。徐琤却在想,张秦的违法乱纪何止猥亵案,只是卫祥在,不好更多的让他知道罢了,等单独的时候,再跟晓丛说也不迟。毕竟卫祥还不是正式的z大员工,卷到罗立的案子里面,就已经在他意料之外了。他可不想后面的事情里,再把这个人牵扯进来。

    晓丛看着吃蛋糕吃得正香的卫祥,罗立这个朋友,不会就是你吧,卫祥?

    卫祥知道迟早有这一遭。徐琤请他来,不就是为了这件事么?反正他问心无愧,既然这件事被说出来,那就摊开了说,没什么可忌讳的。

    他吃完最后一口提拉米苏,用餐巾擦干净嘴角,道:

    我先纠正一下。罗立可不是我的朋友,他是我的老乡没错,是我的暗恋者也没错,但唯独不是我的朋友。我虽然性别男,爱好也是男,但可是很挑嘴的,做不出来不喜欢人家还跟人家做朋友给人家希望的事情。

    那为什么你要替他办理退学手续?晓丛又问。

    还不是你们z大那个没脑子的辅导员,叫江什么来着?

    江之言。杨又从厨房端来三杯调好的软饮料。

    《金色象牙塔》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v2oovw.html
上一章        金色象牙塔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