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金色象牙塔:第一章 从校园里来到校园里去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金色象牙塔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什么都愿意做?

    那好,先去接待岗试工3个月。试用期过了,若能胜任接待岗,再回文秘岗工作。否则,就走人。

    这是,过了三面了?!

    柔和女声这时道:徐校,别吓唬他了。怎么让人过了面试还能把人吓成这样的。行了,王晓丛,下周一到人力资源处报道。

    晓丛这才确认自己真的被录用了。可是,接待岗?头疼啊。

    徐校,你皮一下很爽么?人家学哲学的,干嘛安排到接待岗试工?让他好好写材料不就完了。温柔声音的主人是人力资源处负责人邢媛,四十出头。

    啧啧,你母性泛滥也不能忘记咱们接待科小卢休产假吧,她不在,谁来干接待任务??徐校这是帮你呢,不然你还得继续招人。粗犷的男音是学工部部长李志博,快五十了,很想在退休前升到副校。

    他们口中的徐校,名叫徐琤,副校长,32岁。麻省理工的博士后,英籍华裔。这所z大15年前与英国一所大学合作办学,在校内建了一个中英软件学院,软件学院按照英国方面的要求,由中英双方成立理事会共同管理。按照协议,中方的理事长由z大的校长担任,而英方的理事长则由英国方面指派。今年刚刚理事会换届,徐琤就是英方指派的新一任理事长。本来z大领导班子还对这个新来的理事长不满,毕竟才32岁,可英方把徐琤的简历发来后,大家就全部闭嘴了。毕竟,五个校领导的研究成就加起来,还不如徐琤一个人博士后期间的研究成果多。他们无话可说。顺便聘了人家来当z大主管教学和科研的副校长。

    徐琤懒得听他们七嘴八舌,起身径直走到刚刚王晓丛掉落眼镜的地方,捡起镜框,又拿出手帕收好碎掉的镜片。

    这是最后一个面试的。我走了。

    走出面试室,徐琤立刻就找到王晓丛了。他料想的没错,晓丛看不清东西,走的不会远,此刻正埋首坐在图书馆前的台阶上。白衬衣被夏风吹的鼓动起来,看起来很是单薄。

    明明是被录取了,怎么看上去没有一点开心的样子?难道自己刚刚真的太过分了?其实就是看他紧张的不知所措的样子,跟小白兔似的,想逗逗他。

    徐琤坐到他身侧:王晓丛。

    晓丛寻声转头,因为高度近视,他也只能模模糊糊看到身旁坐了个人。两人除非贴面,否则他根本看不清对方样貌几许。

    我来给你送这个。怕对方认出自己是刚刚那个凶巴巴的面试官,徐琤不自觉放柔了声线,把包着碎镜片的手帕和眼镜框放到他手里,虽然都碎了,我看这眼镜样式挺旧的了,觉得你可能对它有点感情,就捡来了。

    谢谢,我戴了有6年了。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的。你是在我后面面试的人吧?

    额,算是吧。我走后门进来的。

    啊?不是说公开招聘么,你怎么?

    你也太单纯了。别人说什么都信。总之,以后咱们都在z大工作。我姓徐,比你大,叫我徐哥或者徐老师都可以,但我更喜欢别人叫我randy。

    你怎么知道自己比我大?

    我刚刚面试完跟面试官告别的时候,偷看了你的简历。

    你真厉害啊。

    徐琤笑了,你觉得我那儿厉害?

    你还记得跟面试官告别,我面试完几乎是慌不择路的跑掉了。

    这样就算厉害了?难道你有社交恐惧?你跟我交谈没问题啊现在。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社交恐惧。平时都没事的。我只是不习惯当众说话。

    那没事,就是练习少了,以后多练练,习惯就好了。徐琤轻描淡写道。

    可是,我被安排在接待科试岗。刚刚有个很凶的面试官可能讨厌我,他明明看出来了我不适合做接待工作,还这样安排。

    也不是讨厌你吧,徐琤有点心虚,没准是想锻炼锻炼你的表达能力呢。其实,真的只是想逗逗你。

    谢谢你安慰我。你应聘上哪个部门了?

    我在教务处。咱们加个微信留个电话,以后是同事,也方便联系。

    晓丛拿出手机,但却看不见按键。旁边就有一个人可以帮助他,但是不熟,明明对于别人来说很简单的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他却难以启齿。他不知道有没有人跟他一样的性格,尽量不给任何人添麻烦,也不想被麻烦。哎。

    我帮你啊。

    徐琤拿过他的手机,二话不说就操作起来。搞定后又塞回他手里。

    好啦。微信加上了,电话也加上了。

    《金色象牙塔》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v2oovw.html
       金色象牙塔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