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贫穷少女与财产战争:第三十九章.无数次午夜梦回的家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贫穷少女与财产战争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为什么要哭。

    对这个问题反复思索过后,我发觉根本没有其次,也没有最后。

    不管怎么说,就是在温钟晚面前做出了哭得一塌糊涂这种没面子的事情。

    我自暴自弃地扑到床上,和自己在家睡的不同的柔软被子软软地裹住我。

    回忆一下这阵子经历的事情

    所有的事物都在飞速向着我无法预料的方向发展,正在越来越奇怪。

    我突然不敢设想自己未来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模样了。

    随着各种各样事情的纷至沓来,自己的弱也被无限放大着,裹挾着自己往不知名的黑暗快速飞奔而去。

    以后,我要怎么办?哭泣过后大脑和刚恢复些许机能的身体传递过来的疲倦感。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休息好恐怕连自己的名字都会忘记。

    不管了,先睡觉。

    我干脆把这些麻烦问题抛出脑袋,钻到被子里并拉上灯。

    说起来,今天或许是这个星期来,我唯一能毫无负担地早睡的日子。

    ——希望这份清闲舒适能驱赶走长期盘踞在我记忆里奇怪的梦。

    大概就是这么点。

    接过看上去和养父一样落魄男人给的一挞纸币,我在雨中麻木地点点头。

    你没带伞吗?三姨呢?

    自己来的,没跟三姨说。

    我木木地回答过去。

    睫毛有效地阻隔稀密的雨水,使我能正常眨眼。湿漉漉的头发抱成一缕一缕贴在额头和头皮上,冰凉湿润的不适感并没有让我有更多情绪。

    我此刻,拿到了养父寄存在朋友那里的,以备不时之需的七千块。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不知是什么用途的看起来不值钱的盒子,这种遗物属性的物品连倒卖的可能性都不存在。

    这些钱对于刚满十八的我来讲,连半年都捱不过去。

    那男人站在自家门口,满脸胡渣和不是十分干净的眼镜后面,神色纠结。看上去似乎是想邀请正在雨幕中的我去他家暂时避难,又因为某些原因在为难。

    我能看到他身后的房间里,有看上去和雨完全不一样的属于家的温柔火光。

    甚至闻到饭菜的热腾腾的香味。

    谢谢您,我先走了。

    但那些对于此刻的我而言,什么意义都没有。

    既不是我能拥有的东西,也不是我想要拥有的东西。

    于是,就这样,我带着不多不少的钱离开了别人的家。

    行走在雨幕里,鞋子和衣服全部湿透。

    比起湿透的衣服更沉重的是,落到黑暗里的心的分量。

    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似乎陷入无法离开的黑暗中,一个人寻找着出口。

    醒来的时候,眼睛接收到的光线是满眼淹着嫩绿的阳光。

    美好的环境和压抑的情绪反差实在很大。

    《贫穷少女与财产战争》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v242pv.html
上一章        贫穷少女与财产战争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