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崇祯八年:第九十六章 心思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崇祯八年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城头又是一声高喊,雨点般的灰**从天而降,落在已经被突如其来的打击砸蒙了的人堆里。

    粗陶制成的**子里装满了生石灰,落地后随着**子的碎裂,石灰粉末瞬间四处飘散,很多贼兵来不及闭上眼睛,石灰粉直接钻到了眼中,娇嫩的眼球顿时被烧灼的生疼,贼兵们抛掉兵刃,惨叫着用手揉搓眼睛,这更加重了石灰和眼睛内部的接触面,钻心的疼痛和突然失去光明的恐惧,让贼人们在惊恐万分中乱跑起来,石灰粉随着呼吸加快进入气管和肺叶,也同样对这两个器官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随着一声令,一块块礌石从天而降,很多正在满地打滚,哀嚎惨叫的贼兵顿时被砸的血肉模糊,停止了呼吸,也算是解脱了他们。

    片刻功夫,两百余名贼人,除了少数反应快转身逃离的以外,几乎全部被礌石砸死,这是因为贼人们太过集中了,绝大多数贼兵都围拢在梯子周围,城上的官军根本不用瞄准,一块石头下来就能击倒一两个贼兵,再加上灰**让贼兵们短时间内没有迅速撤离,这才导致了大规模的伤亡,两百余人的队伍,只有数十人逃了回去。

    经过两天的准备,张献忠在高迎祥连续遣人催促下,终于带着一万士卒出现在寿州城下。

    期间高迎祥倒是没有食言,很快派人送来一批刀枪和箭只,数量不少,但是质量不敢恭维,很多枪头已经锈蚀,估计就是捅在人身上也不一定进得去。拿起一把长刀稍微挥动一下,刀把和刀身直接分离。箭只也是箭头扁平的普通长箭,这种箭稳定性不佳,射程也近,杀伤力比三棱箭差了许多。

    孙可望几人都是破口大骂,张献忠则是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他虽有五万余手下,但很多人都是拿着棍棒锄头之类的农具当做兵器,现在有正规的兵刃了,总比棍棒强吧。

    于是他吩咐捡出能用的刀枪发下去,替代那些农具。手拿耕田的农具做武器,总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不过张献忠心中对高迎祥的做派更是不屑:就凭这种小家子气,你高迎祥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随即张献忠以打造攻城器械,操演士卒如何攻城为由,又拖延了一天,直到高迎祥派了弟弟高迎恩亲自来催,才不得不点齐人马出营开始准备攻城。

    那么张献忠为何要拖延攻城时间呢?该不会是他善心大发,不忍见生灵涂炭吧?

    绝对不是!他张献忠何曾拿人当做人看待?在他眼里,除了自己的几个义子,余者和畜生一样,皆可杀之!不论是男女老幼!

    官军马队吊在他们身后半月有余了,除了时不时冲上来骚扰吓唬一下之外,并没有别的动作,高迎祥派五千马队堕在最后,就是驱赶他们,并且想找时机重创这股官军。可官军马队贼的很,只要高迎祥的大股骑兵有集结的迹象,官军掉头就跑,一旦察觉安全后,又再次黏上来。他们并没有舍生忘死的冲击,就是这样一直远远地吊着他们。这说明什么?说明官军马队在等人!等谁?当然是大股精锐的官军步卒!只要步卒赶到,那就是官军发动攻击的时候!

    不出意外的话,率领官军步卒正在赶来的会是高迎祥的老熟人卢象升!

    虽然没有率部与卢象升亲自交过手,但张献忠远观过天雄军和高迎祥交锋的场面。

    这只官军和张献忠印象中的官军截然不同,他们令分明,勇敢善战,进退有方,绝对是一只精锐之师。

    张献忠暗自比较过,自己手下称五万,但真正能打的不多数千人,对上这只装备精良,骁勇果敢的官军,结局会相当凄惨。

    张献忠就是在等卢象升的到来!

    只有卢象升的天雄军才能收拾高迎祥,就算灭不了他,也会重创他!想到高迎祥犹如丧家之犬般亡命逃窜的样子,张献忠就像喝了美酒一般的痛快。而对于卢象升能否击败高迎祥,张献忠毫不怀疑,高迎祥除了会借着手下的骑兵逃跑外,别无他法。

    卢象升要么从南来,要么从东南来,绝不可能从西或北而来。而这时他已经抢下了攻城的位子,就等于被高迎祥遮护住了后背。

    只要卢象升到达并发起攻击,高迎祥只能率部迎战,他张献忠则会马上遣精锐攻城,那些守城的卫所兵根本抵挡不住,寿州很快就会拿下。趁着卢象升和高迎祥短时间分不出胜负的空档,献营会进城后迅速劫掠,短时间内聚敛大批钱粮,然后从寿州东门出,遣一部直奔凤阳。高迎祥不管愿不愿意,都只能帮他抵挡住卢象升的攻击。

    但凤阳张献忠不会再去,卢象升若是击败高迎祥后,就会立刻前往凤阳,保护皇陵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张献忠对此深信不疑,他知道大明的文官武将重视的是什么。

    张献忠则会率领大部分兵力从寿州北面绕回来,然后一路杀向西南,直奔湖广,那里的高山深壑是最适合修生养息,操练兵马的所在。并且山地繁多的地势,直接阻碍了骑兵的机动性,他最怕的就是官军的马队,自己手下的散兵游勇可经不起大股骑兵的冲击。

    只要到了湖广一带,就会远离几乎所有能打的官军,只要安心发展,凭着自己和几个义子的本事,几年时间就会打造出一支可以抗衡官军的精锐之师,到时候有钱有粮有兵,何处去不得?

    现在他所作的就是拖延时间,决不能马上就打破寿州,只要破了城,高迎祥就该翻脸了。

    随着张献忠一声令,一千余名与其说是流贼,更不如说是流民的士卒,在一些小头领的吆喝下逐渐向城墙靠近。

    护城河早就因为干旱断流,所以省却了流贼们填埋的时间,很快,千余人到达距离城墙数十步的地方。

    扛梯子的去前!把梯子搭在墙上!

    落在后面的小头领大声喊叫着。

    一共五架梯子,每架由七人扛着,数十名贼人看到城墙上毫无动静,壮着胆子小跑着把梯子倚到城墙上,虽然不是那种前端有铁钩,能搭在垛口的正规云梯,但梯子长度也够,攻城的人攀爬到顶端后,一迈步就能跨上城墙。

    搭好梯子的贼人一窝蜂般向回跑来,一名小头领气的抽刀大骂:留下人扶着梯子!滚回去!谁先回来老子剁了他!

    数十名贼人看着他手中雪亮的长刀,互相看了一眼后,只能畏畏缩缩的回到梯子旁边,手脚并用稳住梯子,好让登城的流贼攀爬时梯子不至于歪倒。

    第一队,上!

    又是一声呼喊,两百余名手持刀枪的贼人分成数组,一边抬头望向城头,一边向梯子靠近。

    城头之上始终没有动静,好像守城的官军都跑了一样,任凭流贼们登上了梯子。

    《崇祯八年》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lpfwo.html
上一章        崇祯八年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