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崇祯八年:第九十章 平息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崇祯八年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里面人的喊话让本来混乱的场面安静下来,卫所军卒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然后不约而同的看向前排的李树春等人,原本愤怒的情绪就像春雪遇暖阳般迅速消退,正在砸门的军卒也停下来动作。

    李树春闻言也是心里一动:看来里面的大人们害怕了,这是准备服软了。若是能借机和他们商谈,免去众人击杀侯太监等人的罪责,再适当补偿一些粮饷,到也未尝不可。他四周打量一眼,发现周围的士卒们脸上也露出有些释然的表情。

    想到这里他往前一步就要出声回应,身后的张老三伸手一把将他扯了回来。

    李树春一愣,张老三看到周围都是自己卫所中关系密切的弟兄,遂低声急道:头儿,你傻了?他们这是要诓人进去!你要是进去就死定了!

    李树春一下子明白过来,张老三说的没错,依那帮人的习性,怎会如此轻易服软?定是想将带头之人擒杀,剩下的普通军户还不好对付吗?打一棍子再给一个甜枣,深入到骨髓里对官府和上官的畏惧与服从,很快就会让众人乖乖就范!

    他感激的看了张老三一眼,然后大步向前迈到台阶上,转过身来面向人群,大声喊道:弟兄们!里边的人怕了!可他们不死心,想诓骗我等!谁要是信他们的话进去,有死无生!他们一直视我等如猪狗!哪里会真心与我等商谈不要听信他们的鬼话,砸开大门冲进去才行!

    李树春的话让大部分人恍然大悟,众人本来逐渐平息的怒火再次高涨起来:这帮官老爷们,无时不在算计俺们!今日决不能善罢甘休!须得要他们好看!

    千余名军卒开始鼓噪起来,已停止砸门的军卒又开始卖力的行动起来,后排的很多军卒也脱离大队,跑向那些远处抬着巨木前来的士卒,准备帮着他们加快搬抬的速度。

    时间不长,数十名军卒抬着两根粗大的房梁赶了回来,正在砸门的军卒闪出空来,几十人抬着房梁当做攻城槌开始撞击大门,只撞了数下,原本看着坚固无比的大门便开始摇摇欲坠,里面的数十名亲兵有的跑进二堂报信,有的手持兵刃紧盯门口,有的则是偷偷溜到一边,寻找隐藏之地,二堂的杨泽等人则是束手无策。

    衙外的军卒们眼见得大门就要被撞开,个个都是兴奋不已,虽然没有兵刃,但木棍石块却是不缺,上千人一下子涌入,里面纵使有兵刃也抵挡不住,想到往日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们跪在地上给自己磕头的样子,鼓噪声骤然增大。

    一阵马蹄声突然自远处传来,最先听到声音的后排军卒转头望去,数匹战马正在向人群奔来,随着距离的接近,战马飞奔踩踏大地的声音逐渐加大,犹如重锤敲击战鼓一般,虽只有寥寥数骑,但给人带来的那种压迫感却是扑面而来。

    飞奔而来的战马距人群百余步外开始减速,当大部分军卒都闻讯回头张望时,战马已变成了碎步向前。

    身着大红官服,头戴乌纱的陈奇瑜控马前行,两侧则是郭太手下的四名亲兵,这几人有的持刀在手,有的手握长弓,神情紧张的用眼睛四处搜寻,生怕有人突然暴起发难,对巡抚大人不利,来时参将大人千叮咛万嘱咐,宁可舍弃自家性命,也要护得巡抚大人安全。

    本来聚拢在一起的军卒们,在陈奇瑜从容不迫的神态压制下自动向两边避开,形成了一条通道,他们虽不认得陈奇瑜,但直觉和本能告诉他们,来的是一名大官,那种身上散发出的官威让他们不自觉的感到畏惧。

    片刻之后陈奇瑜几人穿过人群来到署衙台阶下,他干净利落的翻身下马,姿态更像是一名驰骋疆场的武将。毕竟当年统帅过千军万马,陈奇瑜的马术还是不错的。一名亲兵也随同下马后,将他的坐骑缰绳牵在手中,其余几人依然骑在马上,手持兵刃警惕的注视着场上的军卒。

    正在撞门的军卒,在陈奇瑜威严的目光注视下放下抱着的房梁,互相推搡着从他的两侧溜下台阶钻进人群当中。

    陈奇瑜背负双手缓步走上台阶最高处,慢慢转过身来,炯炯有神的目光扫视着上千军卒,原本喧哗吵闹的人群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他。

    陈奇瑜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对场上的态势感到十分满意,自己来的很及时,晚来一步的话,一旦这帮人杀得兴起,自己也难以阻止,若是乱兵蔓延市里乡间,对积弱已久的凤阳造成的破坏是短时间难以恢复的,到时候除了动用徐州援军武力压制以外别无他法,那样在收拾残局可就费时费力了,自己想做出一番成绩的想基本破灭。

    他清咳一声扬声道:本官乃钦命凤阳巡抚陈奇瑜!尔等今日聚众闹事所为何来?杀伤人命!冲击朝廷署衙,干犯国法军纪!尔等心目中还有纲常人伦,上下尊卑与否?!现今本官受皇命巡抚凤阳,依律军民皆在本官治下,本官亦体恤卫所兵士之不易,这些时日亦在考量解决此事之法,没想到,今日突闻你等公然聚众杀人!冲击官府!这让本官既震惊又痛心!所以才匆匆赶来!今日之事本官定会详尽查明原因!给尔等一个满意答复!今日之事谁带的头?出列回话!

    陈奇瑜讲完后,场上大部分军卒心中重又燃起了希望:巡抚大老爷的意思是能为咱做主啊,那咱可得好好听话,说不定巡抚大老爷就是话本里的包青天呢!

    李树春在军卒们的目光注视下,鼓足勇气从人群中站了出来,前行几步后来至台阶下,跪倒磕头行礼:小的凤阳中卫队正李树春!今日之事皆是小的做下,与他人无干,大老爷要杀要剐,小的一身承担!

    李二狗热血上头,上前几步和李树春挨着跪倒,涨红着脸禀道:小的李二狗也杀人了,大老爷也罚俺好了!

    张老三等平素与李树春交好的士卒也出列跪倒,口称自己也参与其中,请大老爷一并责罚,就连一向老实木讷的王木头也站了出来。

    陈奇瑜手捋胡须看着眼前几人,沉吟片刻后吩咐道:知会署衙之人,将大门打开,官员人等全部出衙!

    一名亲兵随即高声喊话,不一会,署衙大门从里面打开,杨泽几人在亲信的护卫下走了出来,陈弘祖、陈其忠跪倒向陈奇瑜唱名nb,朱国相则是拱手为礼,杨泽倒背双手没有上前与陈奇瑜见礼。

    陈奇瑜心头暗恼,但表面不动声色,他沉声道:本官适才知寻,你二人身为一卫主将,平素盘剥苛虐手下士卒,致以激起今日兵变,可有此事?!

    二人闻言大惊,激起兵变这顶大帽子扣下,那可是重罪,要是承认了就等着死吧,自己与巡抚大人素无交集,怎么上来就如此对待?难道是想用自己的人头来平息众怒?

    陈弘祖朝杨泽看了一眼,然后磕了个头大声禀道:巡抚大人勿要听信谣言,卑职二人向来对手下优容宽待,所谓的苛虐根本就是诬陷!

    陈其忠也磕头禀道:杨公公、朱大人可以为卑职作证,卑职一向体恤部下,绝无盘剥之事!

    杨泽几年来收受二人重金贿赂,这时自是要为二人出头,何况他自恃有宫中贵人做靠山,根本没把陈奇瑜放在眼里。他尖声道:咱家受皇爷托付,来凤阳数年,对这两个混账行子知之甚深,他二人跋扈一些,但无有其余恶名,陈大人可不要听信别有用心之人的谣传!

    《崇祯八年》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lpfwo.html
上一章        崇祯八年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