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崇祯八年:第三百零七章 避害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崇祯八年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饶是方文恨极了任元山,但见他如此情形也是吃了一惊,他赶忙放下手书册站起身来,趋前几步扶住任元山的双臂开口道:同知这是何意!快快起来!你我同朝为官,且论年齿的话,同知长我许多,怎能行如此大礼!

    任元山见状心下一喜:这事有门儿!终是年轻了些,经不住大事啊!

    除非府堂答应救我,否则下官无论如何也不起来!今日便跪死于府堂面前也罢!

    任元山带着哭腔开口道。

    同知且起身,再言其余!若你再如此的话,本官立刻便走!

    随着方文双臂的发力,任元山顺势慢慢站起身来,悲悲切切的道:往日间于公务之上,下官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府堂看在你我共事近一载的份上,大发慈悲拉下官一把!府堂如能助下官逃过此劫,下官在此立誓:此后定视府堂为再生父母,处处皆唯府堂马首是瞻,绝不有丝毫违逆!若有违今日之誓,人神共诛之!

    当任元山听到锦衣卫插手进来的消息后,马上就联想到了方文忽然抱病不出一事,把两者联系到一起,他立刻得出了正确的结论:方文肯定早就知道了锦衣卫到来之事,并且与之有过密谋。虽然不知道方文是如何搭上锦衣卫这条线的,但此事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不管是黄志、王作海等一干巨商,还是他和焦云峰等参与谋划罢市的所有人员,这一回都很难善了。

    任元山对锦衣卫的强势崛起早就有所耳闻。他非常清楚,只要是锦衣卫介入的案子,所有人不死也要脱层皮。在罢市一事上,他们这伙人都是深陷其中、难以自拔,这回恐怕就连身在南京的徐文渊也会受到牵连,自己的谋算已经全部落空了。想要从中脱身的话唯有找到方文那里,彻底放下身段苦苦哀求,看看能不能打动方文,求他在锦衣卫高官面前作保,将自己从泥潭里拉出来,要是落在锦衣卫手中,丢官去职已是小事,抄家丧命实属寻常。

    任兄此言何意?本官偶染小恙,暂无法视事,故此于宅中将养歇息,并将府衙大权交于任兄,此举不正合任兄之心意吗?任兄何来如此惊人之语?本官实是糊涂的很!

    方文回到座椅上坐好,脸上带着玩味的表情笑着开口道。

    看到任元山狼狈不堪的样子,方文的心里犹如三伏天吃上几块冰镇西瓜一般的舒爽:你也有今日!平时在我面前嚣张跋扈、以下犯上的丑恶嘴脸去了哪里?

    都是下官猪油蒙了心,平日间才做出种种违逆府堂之举!下官现下亦是悔之晚矣!还望府堂大人大量,饶过下官这一遭!府堂有无想过,若是下官去职,朝廷再遣官员接任此职,若其背景深厚,性情又如下官这般糊涂,到时府堂一旦与之不睦,传到朝廷重臣耳中,于府堂之名声大为不利啊!府堂年不满三旬,实在是前途无量啊,若不爱惜羽毛,对府堂之仕途将会影响深远啊!若府堂此次能保住下官,自此之后苏州府便是府堂之天下啊!下官所言虽有诛心之意,但亦是句句属实,还望府堂慎思之!

    任元山之言与方文刚才所考虑到的基本一致,也非常合乎情理。方文心里清楚,只有彻底掌控整个苏州府,自己的施政才会一路畅通,也更容易做出一番政绩,才能为将来升迁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就在方文陷入沉思之时,院子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须臾之间,几名锦衣校尉来到门前,其中一人高声道:方知府可在?镇抚使有请方知府去往堂前会面!

    方文闻言大喜,他立刻站起身来回道:请这位上差回禀钦差,下官换上官服即刻便到!

    李若链的到来说明城内已经基本得到了控制,剩下的就是如何料理后事了。

    任元山扯住方文的衣袖低声哀求道:府堂!下官之性命现下操于府堂手中,还望府堂救命!

    自从与李若链密会之后,方文的心里终于踏实下来,皇天有眼,自己苦捱了这么久,终于有了值得依靠的外力相助,如若不然的话,三年后任满之时,自己只能留下一个不称职的名声,灰溜溜地离开苏州府,将来的前途也将十分的暗淡。

    按照他与李若链秘议的结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在数日之后,苏州府的大权将会被他牢牢地掌控在手中,那些绊脚石会被锦衣卫一一搬走。而他要做的就是尽快恢复苏州城内的正常生活秩序,让市井商铺短时间内正常运转起来,待这一切平稳之后,他会从本地征募与自己一心的读书人补上六房的缺口,使衙门政务重新畅通,然后就是等待朝廷派遣的佐贰官的到来了。

    虽然才过了几天的时间,但对于方文来说却是异常的漫长。他迫切的希望能尽快听到锦衣卫的捷报,但外面却始终没有相关的讯息传来,遣了仆从出衙查探,也只得到罢市已经开始的回音,可锦衣卫却丝毫没有动手的迹象。

    强装镇定的方文按捺住内心的焦虑,在几个院落来回溜达一圈之后去了书房。

    他的父母妻儿都还在老家西安府,赴任苏州后他本想派人将家小接来,但在认识到面临的尴尬处境之后,他也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府堂可在?下官有要事请见!还请府堂容下官入内面禀!

    门外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正拿着一本书卷发愣的方文瞬间回过神来:任元山!他为何忽然到此?要事请见?莫非有何诡计不成?不对,依照他日常的行事风格,就算想坑害于我也不会亲至内宅,到底有何要事?

    锦衣卫动手了!一定是!莫非他已看出其中关窍,故此想借机脱身不成?不见他!任你平日间嚣张无比,今日却落到有求于我的份上!此次就让你尝尝厂卫的手段吧!

    可同知之位空缺后,朝廷再选派一名佐贰前来,到时一旦再与我相处不谐该如何是好?就算最后被我夺权,但前后两任佐贰官皆与我难以共事,一旦传到孙公耳内,我便是做的再对也会使孙公对我生厌!

    心思电转之间,方文整整衣袍坐稳身子开口道:门外何人?进来回话!

    房门吱呀一声被轻轻推开,方文目光看着书页,用余光打量着迈步而入的任元山,还没等他接着发问,任元山一撩官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直着身子、满脸凄苦之色的大声道:府堂救我!

    话音未落一个响头磕了下去。

    《崇祯八年》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lpfwo.html
上一章        崇祯八年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