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崇祯八年:第二百九十四章 外夷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崇祯八年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朱由检闻言不由心中一喜,看来自己选中之人果然有非常之道啊。

    自从前阁臣徐光启去世之后,大明就很少有睁眼看世界之人了,方以智虽然不排斥外夷之学,但不论地位还是影响力都比不上徐光启。不过好在方以智还年轻,相信假以时日,这块璞玉经过琢磨,有朝一日一定会大放异彩。

    郑卿此言何讲?卿适才所言我大明上下对西夷之见确为普遍之论,不过据朕所闻,西夷非但未有如此不堪,且其尚有许多我大明所不及之处。郑卿既是意有所指,那今日不妨畅所欲言,朕亦兼听之!

    朱由检笑着鼓励道,他非常想从郑芝凤口中听到一些自己希望听到的东西。

    回圣上的话,微臣尝与大佛郎机国一名唤做安得里牙诺之人来往数次,期间均有通事范某作陪。据安得里牙诺所言,在大明极西之地有一欧罗巴洲,其土地之广阔并不亚于我大明,但其分为大小数个国度,彼此之间征战频仍,所为者利也!大小佛郎机国以及荷兰红夷乃其中之佼佼者,但其西面有名曰佛朗西与奥迪力之国,其崛起之势已不可挡。欧罗巴洲之人部分男女皆性情豪放,喜饮酒纵欲,其国之国主勋贵尤爱大明所产之丝绸与瓷器。其举国之人虽皆好利,但凡事度规矩,凡逾矩者,自有其朝廷按法制之,其余人等皆无异议者。因其数国之间常年征战,因而对火器之研尤为重视,其火铳巨炮日益精良,安得里牙诺言称,其数国善研奇巧淫技之巧匠数不胜数,言语之间似有鄙视我大明火器之意。微臣亦曾想过,若我大明之海商有往欧罗巴者,不妨趁机掳其善造火器、巨舰之巧匠回返,令其与我大明效力,如此的话,我大明亦能于海上与其争雄了!

    郑芝凤说了半天有点口干舌燥,朱由检见状侧身示意,王承恩亲自倒了一杯茶水送了过来,郑芝凤手忙脚乱的站起身来,先行礼后才双手接过茶盏。

    郑卿说的很好!此等以公允之观看待他人之说辞,自徐阁老身故之后已甚少听到,未曾想今日又闻相似之言,思来令朕感叹不已!但更令人遗憾的是,自太宗年间三宝太监之后,我大明已无人再敢远涉重洋,去往万里之外观其风土人情!现如今欧罗巴小国人远隔数万里,不惜以身犯险来至大明,不管其为何而来,只论其胆色便着实令人钦佩。而反观我大明虽拥亿万之众,居然无人效其所为,此事实在令朕遗憾至极!今幸有郑卿愿替朕解此烦忧,朕闻之实是不胜欣喜!朕果然未曾看错,郑卿实乃英杰也!

    三天之后,鸿胪寺少卿郑芝凤上本请见,隔了一日,礼部仪制司主事带着几名吏员来到郑府,讲解并教导郑芝凤觐见时所需的礼节及细节。

    郑芝凤心里清楚,朝廷此举是怕海寇出身的他在皇帝面前失了礼闹出笑话,这也是题中应有之意。而且郑芝凤从礼部官员艳羡的的话语中得知,绝大部分四品一下官员终其一生也难见天颜,而像他这种很少参与部事的从四品官员,能被单独召见奏对的更是少之又少。

    郑芝凤这才知道自己获准觐见是多么荣幸之事,因而在接受教导时他也是格外认真。

    在折腾了一个多时辰、确认已无差错后,礼部官员们这才罢手。在婉拒了郑芝凤热情的挽留宴饮后,怀揣着郑芝凤奉送的厚礼,礼部官员们心满意足的回部里交差去了。

    几日之后,一直在患得患失的郑芝凤终于接到了准予入宫觐见的旨意。

    乾清宫中,在按照礼部所教的礼节大礼nb后,郑芝凤听到一个年轻而又温和的声音传来:郑卿勿要多礼,给郑卿看座!

    郑芝凤没敢抬头向声音来处观望,依礼躬身拱手谢过之后,方才在小太监搬来的锦凳上坐了下来,但也是只敢挨着半个屁股不敢坐实,头也是微微低着,心跳加速之下全身变得僵硬无比,额头上也是布满了汗珠。

    虽然二人隔着十余步的距离,但朱由检隐约看到了郑芝凤的容貌。

    由于来京已经数载,原本被海风吹的有些黧黑的皮肤渐渐变白,使得眉目舒朗的郑芝凤看上去颇为英俊不凡,加上郑家这几年来持续给朝廷提供的巨大帮助,这让朱由检对郑芝凤的印象变得更有好感起来。

    郑卿仪表堂堂,看上去甚为年轻,年纪应没有三旬吧?家中子女几何?

    朱由检看出了郑芝凤的紧张感,随即微笑着开口问起了家常,以便帮着郑芝凤缓解一下紧张的心态。

    回禀圣上,微臣年齿虚长二十有,家中现有二子三女,妻郑黄氏、妾室三人,微臣已遣人回福建,将家人全部迁来京师,预计本月底便可抵京!

    听到皇帝的问话后,郑芝凤慌忙起身拱手弯腰回道。

    郑卿且安座,殿中并无外人,卿大可不必紧张,之后坐着回话即可。郑氏一门自靖海伯一下,心怀忠君报国之志,急大明之所急,值此天灾不断之时,数年来为大明付出良多,朕心内是有数的。郑卿且安心,朕与大明绝不会亏待为国出力之臣子,若郑家持续为大明建功,郑氏今日之德定有恩荫子孙之报!

    看到人家都把家里人搬来京师以表忠心了,朱由检随即顺手画了个大饼抛了出去。

    圣上之誉令微臣汗颜之至!身为圣上之臣子,郑家所作所为皆乃分内之事,当不得圣上如此夸赞。况圣上对郑家一向恩宠有加,臣之大兄贵为伯爵,臣之三兄亦是武臣之顶尖,微臣向无寸功,却蒙圣上拔擢至四品高位,圣上对我郑氏之恩可谓是大明臣子中所罕见!微臣等就算粉身碎骨亦难报圣恩,今后唯有为国事更加尽心尽力,如此方能对得住皇恩浩荡!

    皇帝温和的态度和语气让郑芝凤慢慢放松了下来,听到皇帝对郑家如此高的评价后,他赶忙站起身来施礼回禀道。

    郑卿且坐,卿有此心便好,朕亦愿相信卿之所言。今日朕将郑卿招来所为何事,想来卿已心中有数,在此之前朕尚有些许疑问需卿解惑。郑卿久处东南沿海,据闻尝与外夷番邦之人交通,对其风土人情当有所知,朕想知卿如何看待佛郎机、荷兰等极西之国?若卿远赴西境,将欲达成何之目的?

    虽然郑芝凤态度十分端正,并表示今后将一如既往的为朝廷和大明做出应有的贡献,但一直将听其言、更要观其行作为用人准则的朱由检并未因此对其大加赞扬,反而是话锋一转,把今天的正题抛了出来。

    尽管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郑芝凤都是自己西向计划中最合适的人选,但朱由检还是要看看他对大明社会以外的世界观。

    在这个几乎所有人都以天下中心自居的大明,从上而下的歧视和鄙夷大明以外的所有外国,大明以外除了藩国朝鲜以外,其余的都统称为夷狄。

    民族自信心是整个国家的民众所应该具备的优良品质,但过度的自信等同于自大,更可怕的是会朝着盲目自大的斜路一路狂奔而去。

    因为早有准备,所以已经彻底放松下来的郑芝凤略一沉吟后拱手作答:回禀圣上,世人皆谓佛郎机等国皆乃野蛮无礼之邦,言必称其行事粗鲁直接,毫无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之风,其国人更是眼中仅有金银之利,而全无仁义之德,其尚武而不修德,动辄以武力相要挟,与我泱泱大国崇尚之仁者之风气相比,其风气实太过不堪,确乃夷狄之共相。但臣下与之交通往来之后方才觉察,世人所言实因对其知之甚少之故,其言实大谬也!

    《崇祯八年》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lpfwo.html
上一章        崇祯八年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