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崇祯八年:第一百三十一章 白杆兵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崇祯八年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简陋的石柱宣抚司大堂内,身穿大红官袍的四川巡抚傅宗龙正在与重庆知府谢充叙话,一身锦袍的秦良玉敬陪末座,安静的在旁倾听,她的儿子马祥麟则侍立在母亲身后。

    傅宗龙上任四川巡抚近一年来,利用天府之国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召官绅士绅捐输减租,用以当地官府兴修水利、扶持农桑之用。他一改前任邵捷春懒政怠政的作风,经常便装下到民间,了解世情民俗,足迹遍布成都府大小州县。这对于交通条件极度不便,各级主官向来高高在上的大明官场来说,确属难能可贵之举。

    傅宗龙此次远道亲自赶来石柱,一是要亲自监督饷银的发放,二是要当众宣读崇祯的圣旨,以示朝廷对这位女英雄的尊重之意,这是崇祯特意给傅宗龙写信叮嘱过的。

    天启三年的时候,秦良玉曾经给天启上书,痛斥地方官员、官军大将妒其战功,因其性别而轻视怠慢之举。天启于是下诏文武大臣必须以礼招待秦良玉,不得有任何猜忌轻视的行为。

    谢充待傅宗龙端起茶碗喝水之际,开口道:抚台大人,时辰也已不早,这发饷之事是不是。?

    他实在是不想跟傅宗龙叙谈了。这位巡抚大人生性严厉冷峻,言谈间不苟言笑。两人叙话本该说说本地风土人情以及官场趣闻,而这位大人则是询问起重庆府岁入几何,民间佃租几分,士绅是否有盘剥过甚之举等等难以回答的问题。这哪里是叙谈,直接就是御史问话了。

    傅宗龙放下茶碗,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大步向衙外走去,谢充和秦良玉急忙起身跟上。

    来到衙前,傅宗龙负手站在台阶上,望着广场上攒动的人头和个人脸上的欣喜之情,暗自点头:士气可用,民心可用,圣上此举确实能大获人心。

    谢充向前一步,抬起双手向下压了一压,旁边的数名重庆府衙役立即亮开嗓子大喊道:肃静!肃静!大人有话要讲!

    连喊数声之后,各种喧嚣叫嚷声逐渐停止,许多正在追逐打闹的孩童也安静下来,热闹无比的广场上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偶尔有几声婴儿的啼哭声响起。

    谢充满意的点点头,侧身肃手说道:抚台大人请!

    傅宗龙威严的目光扫视一下广场上的众人后,沉声说道:有圣旨!石柱宣抚使秦良玉以下跪听!

    年逾六旬的秦良玉健步来到台下早已摆好的香案前,转身向着台阶上的傅宗龙跪下,马祥麟跪在其后,广场上的民众以及书吏衙役也都纷纷跪倒在地。虽然他们不知道是何事情,但长官既然跪下,他们自然就会跟随。

    傅宗龙伸手入怀,掏出一卷明ns带有祥云图案的卷轴,缓缓展开后,开始一句一顿的大声诵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自古得国之正,无过皇明。蒙元暴虐,率兽食人。太祖以布衣之身奋起抗之,天下汉儿群起应之。期间无数英烈抛颅撒血,终使蒙元仓皇南顾,我华夏衣冠始得复原。今之女真建奴,本系通古斯之脉,终日与野兽混伍,其性与兽无异。久匿于白山黑水之间,觊觎华夏大好河山。自天启起,趁官军疲弱,屡次狼顾中原,噬我大明血肉,其欲效靼虏之心渐显。幸有石柱白杆,万里赴死辽东,川人血性,天下得见。中有马氏秦某者,以妇人之姿,俾睨天下豪杰,毁家纾难,率至亲数度赴援,此壮举世人尽为之叹服也。如此巾帼其名岂能不为天下知乎?白杆之牺牲岂能不恤乎?今特晋秦某奉天诰命夫人、左都督、四川总兵。已故原石柱宣抚使马加晋左都督衔,立祠祭祀。朝廷拨银二十万两,以慰白杆之忠心,钦此。

    跪伏在地上的秦良玉身体微微抖动,眼眶中泪水大滴大滴的落在地上。十余年的为国征战付出,万余石柱子弟流血牺牲,今日终于得到朝廷的认可,那些失去亲人的孤儿寡母终于得到补偿,自己的丈夫也可以含笑九泉了。圣人之恩无以为报,就让我石柱子弟用热血回报之!

    傅宗龙收起圣旨沉声道:秦夫人请起,圣上特赐山文甲一套与你,嘱本官交待秦夫人,保重此身,待大明四海平定后,请夫人赴京陛见!

    秦良玉庄重的磕了三个响头,直起身子大声道:蒙圣上如此厚待,臣秦良玉定不负圣恩,舍此残躯为圣上效力!

    场下的民众虽然听不懂圣旨中说的到底是什么,但最后二十万两银子听懂了,众人磕头后站起身来。

    随着几人开始拍掌跳跃,渐渐的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响彻整个广场。一些笑着跳着的白杆兵,突然想到了长眠于辽东的父兄,忍不住抽泣起来,他们永远见不到这一天了,今天的饷银正是父兄们用生命换来的。

    二十万两饷银用了整整一天才发放完毕。不管是已故还是现役,每个登记在册的白杆兵都有二十两饷银发下。这二十两银子既是饷银,也算抚恤银。

    崇祯自然知道些许银钱对于流血牺牲的白杆兵来讲远远不够,但一是若从京师长途押运饷银到数千里外的四川的话,耗时耗力,还不安全,只能以四川本地赋税替代。二是财政问题虽然得到缓解,但还不足以实额支付川军的月饷及抚恤,只能暂时先发些这些,等解决完盐商问题后就能有足够的银钱来承担了。

    但二十两银子对于并不富裕的石柱土司的民众来讲,已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了。省着点花的话,足以让一个五口之家花用好几年,对于皇帝的恩典,众人都是感恩戴德。

    第二日,傅宗龙回返成都府,五千白杆兵则在修整几日后集结,在秦良玉的率领下,北上汉中府。

    陕西巡抚孙传庭曾给朝廷上本,希望川军能派兵坐镇汉中,防止凤翔府一带的流贼自汉中入川,兵部遂下文调白杆兵前往川陕交界的要地汉中驻防。

    就在高迎祥兵围寿州时,重庆府石柱宣抚司署衙外热闹非凡,欢乐的气氛如同过节一般。无数的石柱青壮从四面方赶到这里,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之情。广场上四处都是售卖各种吃食、鲜鱼腊肉以及针线棉布、锅碗瓢盆之类物品的摊位。

    署衙前的台阶下摆起了一长溜的木桌,上面铺着洁白的棉布,摆放着文房四宝和一本本厚厚的写满名字的书本。数十名书办吏员坐在桌子后面,赶来的青壮们在重庆府过来的衙役声嘶力竭的叫嚷和驱赶中派起了数排长长的队伍。

    今天是名闻天下的石柱白杆兵发饷的日子。

    月前崇祯下旨后,内阁和户部、兵部行文给四川巡抚衙门,着巡抚衙门划拨二十万两银子给石柱宣抚司,用以发放白杆兵的饷银,从前积欠的等朝廷国库宽裕后再行补发。巡抚衙门划拨之银钱,从上缴朝廷的赋税中抵扣。

    白杆兵自万历二十七年随宣抚使马千乘平播州之乱起至今,为大明征战无数,先后伤亡多达万余人,其中尤以天启元年的浑河之战伤亡最重。三千白杆兵以川人特有的执拗不服输的气劲,与旗兵血战一天,最后几乎全军覆没。秦良玉的兄长秦邦屏便殁于此役,其另一兄长秦民屏率百余人突围而出。

    浑河一役白杆兵给予旗军以重大杀伤,数千所谓的旗精锐被白杆兵消灭。一向骄傲的认为自己战无不胜的建奴,从此闻白杆兵之名而为之胆寒,从此石柱白杆兵名扬天下。

    但朝廷重臣们向来只重精锐官军,对白杆兵这样的土司武装向来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粮饷只有战时才会发放一些,并且不足部分一直拖欠。崇祯二年的己巳之变,秦良玉接到朝廷的勤王令后,变卖家产充作军饷,召集三千白杆兵跋涉数千里北上勤王。

    当时的崇祯特意下诏褒奖,并于平台召见秦良玉,赏赐秦良玉钱币牲畜酒水等,并赋诗四首表彰秦良玉的功劳。皇太极退兵后,秦良玉才率兵回乡。

    对于秦良玉这位奇女子,穿越过来的崇祯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敬意。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当时他处于秦良玉这个位置,他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位女中豪杰的大义之举。这位中国几千年历史中唯一载入正史,甚至连满清都为之树碑立传的巾帼英雄,今世自当给其以令人瞩目的荣耀,而不是如原先的历史中那样,使其郁郁而终。

    对于勇猛善战的川军,他也是发自内心的感佩。不管是当时还是后世的年抗战,川军都为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因为川人的血管中流淌着不服输的血液,骨头上镌刻着不怕死的铭文,平日里川人乐观散漫,但当国家民族危难之际,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会选择慷慨赴死,以身报国。

    《崇祯八年》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lpfwo.html
上一章        崇祯八年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