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影后重生:帝少大人,求放过:第2356章 谁更爱谁?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影后重生:帝少大人,求放过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在沈翩跹的瞪视里慢条斯理的解释起来:    其实首先他们两个人的背景和身份就有很大的不同,夏拂衣是个风骨似雪的江湖人,她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她想爱谁就爱谁,没有一点压力,从头到尾都坦坦荡荡,可是长孙炽不同,他是皇帝,就算沦为阶下囚多年他也依旧是个九五之尊,他的经历让他变得复杂多疑而且灰心丧气,离开皇宫本来就只是作为他临死前的最后一个愿望,遇到夏拂衣对他来讲只是一个意外,他当然不可能对夏拂衣一见钟情,甚至他对夏拂衣本该是极端防备和冷漠的,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后来愿意为了夏拂衣在佛前下跪磕头,愿意把保命符交给一直想致自己于死地的敌人,甚至最后在死前还要留下废后的圣旨放夏拂衣自由——当然他最后没死,甚至还统一了整个神州大陆,只是为了送出一份极致浪漫的心意,而完成这一切后他就毅然放弃了帝位去了太虚山。

    为什么对这一场戏印象最深刻呢?    主要让我觉得印象深刻的是长孙炽当时的心情,这一段戏应该已经播出了,我不知道观众能不能看出他的心情,但当时演的时候我心情其实是很压抑的,有一部分是和喜欢的人两情相悦的满足感和幸福感,但是还有一部分是知道自己绝对无法得到,甚至可能会她带来痛苦的绝望和灰心,这两种感觉纠缠在一起,就让长孙炽的心情变得很复杂和矛盾,这样的感情在看着夏拂衣舞剑的时候其实完全爆发出来了,演完之后我好长时间都没能走出来,那两天一直都很郁闷,所以印象很深刻。

    主持人点了点头,又看向沈翩跹:    那翩跹呢?不许说和他一样哦。

    诶?凭什么不许我说一样啊?他之前都是这么做的。

    她抗议了一下,随后又安分下来,道:    不过的确不一样啦,我印象更深刻的是另一场戏,就是在沙漠成亲的那一场。

    苏峪转头看向她,眼神颇有些意外的样子。

    沈翩跹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很认真的一边回忆一边道:    可能是太高兴了吧,作为当时的夏拂衣来说,简直就是人生巅峰,哪怕当时的环境不太好,他们都不一定能活下去,但是这种即便明天生死不知,今天也依旧要爱你到底并且为爱你而感到极度幸福的感情,反正当时我自己是被感动到了。

    她挠了挠鼻子,轻轻笑了笑。

    苏峪的目光从她脸上收回来,垂了眼眸也轻轻勾了勾嘴唇。

    接下来主持人继续发问:    那关于对角色的理解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你们看来,到底是夏拂衣爱长孙炽比较多,还是长孙炽爱夏拂衣比较多?    两个人都莫名其妙的沉默了两秒,随后沈翩跹立即抢答:    那当然是夏拂衣爱长孙炽比较多啦,从一见钟情到后来为他赴死,换一个性别就是个从头到尾的痴汉好不好?    主持人又将话头递给沉默的苏峪:    苏峪也这样认为吗?    当然不。

    苏峪很认真的回答道:    我觉得长孙炽的爱比夏拂衣更深沉。

    《影后重生:帝少大人,求放过》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gwplg.html
上一章        影后重生:帝少大人,求放过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