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大宋超级学霸:第七百零七章 太后调和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大宋超级学霸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范宁坐了下来,赵顼这才拾起范宁的方案书细看。

    其实这份方案书就是两百万两白银的详细拆解,以及使用时间顺序,从现在到明年八月。

    虽然赵顼很有兴趣,但这份报告的真正作用却是让赵顼慢慢冷静下来。

    看完报告,赵顼脸色的一丝愠色也消失了。

    赵顼沉吟一下,坦率说道:当年朕还叫你一声叔父,也是你把朕推上皇太孙的位子,母后临终前也嘱咐朕要听你的话,虽然现在我们是君臣关系,但你在朕心中和别的大臣确实不一样,朕就想问你一句话,你为什么也要和他们一样递交辞呈逼朕?

    范宁淡淡笑道:我和其他相国虽然都递交了辞呈,但我和他们的动机却不一样,我的辞呈是一根棍子,把你狠狠打醒!

    赵顼一下子愣住了,他心底深处最柔软之处被触动,鼻子一种莫名的酸楚。

    赵顼连忙起身,走到窗前望着天空,以掩饰内心的激动,好一会儿,赵顼问道:相公能告诉朕,究竟是哪里错了?

    范宁缓缓道:君权和相权之争由来已久,就拿要恢复的唐制来说,武则天为了打击皇权而加大了相权,唐玄宗为了夺取制诏权而建立集贤殿书院,用黄麻写诏书和中书省的白麻诏书抗衡,重用李林甫、杨国忠之流服从君王的相国。

    唐肃宗为了抗衡相权不惜重用宦官,最后导致晚唐的宦官之祸,从这三个例子,陛下看到了什么?

    赵顼沉思片刻道:相公是说制衡?

    对!制衡,没有哪个君王不想增加自己的权力,压制相国的权力,但只要不是太过份,一般都是相国让权,具体方法都是用制衡的手段,但陛下用了什么手段,直接剥夺相国的表决权,简直没有一点帝王之术,制衡原则到哪里去了?

    赵顼脸上发烫,他终于明白自己哪里错了?自己的想法没错,但手段错了,才导致知政堂的强烈反弹。

    沉默片刻,赵顼问道:那朕该怎么办?

    范宁的官房在枢密院,他虽然出任枢密院最高职务枢密使,但枢密院的日常事务却不归他管,而是由知枢密院事或者同知枢密院事负责,他这个最高职务更多是一种象征意义,他现在的实职是河北宣抚使、征北大元帅,只不过他现在常呆京城而已。

    虽然在枢密院不管实际事务,但范宁的官房却很大很宽敞,一座独院,分里外两间,各种陈设布置显得很气派。

    范宁正坐在桌前看书,门外一名侍卫道:欧阳相公来了!

    竟然是自己的岳父来了,范宁连忙起身出门迎接,欧阳修视力很糟糕,带着深度眼镜,走路也小心翼翼。

    贤婿,我就不进去了,你立刻跟我去慈安宫,太后召见七相,大家都去了,让我来通知你。

    岳父大人,可是为辞职呈一事?

    应该是,官家去见太后了,哎!这件事我们做得有点过份了。

    范宁淡淡道:这件事虽然知政堂稍稍强势了一点,但根本原因是在天子,就算是一个教训吧!

    欧阳修点点头,不说这些了,你赶紧跟我走,别让大家等久了。

    范宁跟随欧阳修出了枢密院,两人各坐上一顶官轿,迅速向慈安宫而去。

    慈安宫内,七名相国已济济一堂,曹太后依旧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前面放一挂竹帘遮挡。

    今天把七位相公请来,主要是想为哀家皇孙的鲁莽行为向大家道歉。

    曹太后开门见山,把身段放得很低,格调也定下来,是天子错了,她来道歉。

    她又继续道:当年先帝立皇太孙太晚,先帝对他教导不够,先帝驾崩时托付哀家管教官家,只是哀家身体不太好,对官家疏于管教,以至于他不太明白事理,做下了今天的荒唐之事。

    曹太后绵里带针,虽然把责任全部揽过去,却把先帝推出来施压,同时也暗示重臣,官家教导不足,你们也有责任。

    众人面面相觑,富弼欠身道:启禀太后,我们无意给天子施压,如果有协商的余地,我们也不会走出今天这一步。

    半晌,曹太后问题:事情已经到了哪一步?

    太后,今天上午天子已经颁发了恢复三省制的旨意。

    那现在这份旨意在哪里?

    目前还在知政堂,这是正式旨意,知政堂无权封驳,只能颁布下去,但我们无法接受,只能提请天子重组知政堂来颁布它。

    曹太后点点头,这份旨意转给哀家吧!由哀家来废除它,另外,哀家可以保证,新颁布的三省制不会废除知政堂表决制度。

    《大宋超级学霸》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ggvww.html
上一章        大宋超级学霸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