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家妹妹怎么这么可爱:第两百二十四章 一百遍啊一百遍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家妹妹怎么这么可爱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至于在床的一边那沙发上的,自然是瞧翘着二郎腿的叶知秋。此时此刻,叶知秋很无奈的左看看右看看,看了一眼小萝莉,又看了一眼另外那个娇羞中的小萝莉,萧仙。随即,无奈的唉声叹气了下,只好翻着白眼,拿着一本书,自顾自的念了起来:三从四得之三从,老婆的话要听从,老婆命令要服从,老婆外出要随从。三从四得之四得,老婆骂时要忍得,老婆逛街要等得,老婆购物要舍得,老婆床头要跪得。三从四得之三从,老婆的话要听从,老婆命令要服从,老婆外出要随从。三从四得之四得,老婆骂时要忍得,老婆逛街要等得,老婆购物要舍得,老婆床头要跪得如此一百遍,足足数个小时后,叶知秋才翻着白眼看向了小萝莉。

    清舞,哥哥我念好了。叶知秋两眼直瞪着在那边掩嘴偷笑的小萝莉。

    咦?哥哥念好了吗?真快呢?清舞可要哥哥念一百遍哦!一百遍啊一百遍,一百遍啊一百遍小萝莉装腔作势的嘀咕起来,一个劲的直碎碎念。

    叶知秋咬牙切齿的看着小萝莉,只觉得自己的牙齿是从牙龈道牙质,都是无比的痒痒,恨不得将这个还在偷笑的小萝莉按倒在床上,好好的打一顿小翘臀。

    好吧,哥哥念好了呀,那么再念这个好了。小萝莉偷笑着丢过来一本古书,竟然是线状的,看其样子,似乎还是古时候的手抄书籍。

    叶知秋接过了书籍,顿时愕然,嘴角抽了抽,叶知秋没好气的瞪着小萝莉问道:你真的要我念?嘴里问着,叶知秋两眼却是直盯着这本书,翻开一看,里边的竟然是三从四德,不过古意的三从四德,而不是现代女性提出的三从四得。旋即,叶知秋也不管小萝莉,自顾自的念起来:妇人有三从之义,无专用之道。故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妇人有三从之义,无专用之道。故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如此,叶知秋自顾自的念了一百遍,差点累的喘不过气来。

    待念完,叶知秋却是惊愕的看着两个正瞪着可爱大眼看他的小萝莉,不由的愕然道:我脸上难道有花吗?怎么你们都盯着我看?说罢,叶知秋自顾自的摸起来脸,却是光华一遍,没啥奇怪之处。拿起了镜子一看,也没找到可看之处。

    嘻嘻小萝莉却是掩嘴偷笑起来,边笑还似乎是为了怕别人不知道她在笑一样,在床上竟然夸张的边笑边打滚起来。

    叶知秋瞪了小萝莉一眼,旋即看向了萧仙,仙儿,你最乖,来来来,告诉哥哥我,恩,你们在看着哥哥我什么?叶知秋边说着边起身,到了床边上,就将萧仙抱在了自己怀里。

    被叶知秋抱在怀里,萧仙那可爱的小脸顿时红透了,染起了层层红晕一般,声若蚊呐道:是姐姐没让哥哥念一百遍啊一百遍,哥哥自己就念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叶知秋嘴角抽了抽,看着怀中的萧仙,不由的愕然,你能别说一百遍啊一白遍吗?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个一百遍啊一百遍的深刻含义一样。心中虽然这么碎碎念的,叶知秋却不会说出来,萧仙这个小萝莉,现在这个年纪似乎是很容易哭的样子。之前叶知秋因为开玩笑过甚,就把这个小萝莉给惹哭了。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才不让这个小萝莉继续哭的。当然了,主劝的自然是叶清舞这个小萝莉,说动小萝莉,叶知秋自然是付出了不少的代价。至于代价嘛,自然是这一百遍啊一百遍。

    不过明白了缘由,叶知秋却只能瞪眼看着小萝莉,还不是被这个小萝莉惹得,害的自己条件反射的念了一百遍啊一百遍的。

    见到叶知秋看来,小萝莉一下子猜到了叶知秋的心思,立即没好气的回道:这可不是清舞让哥哥念一百遍啊一百遍的,是哥哥自己非要念一百遍啊一百遍的,哥哥这么主动,清舞自然是不好意思打扰哥哥念这个一百遍啊一百遍的,所以清舞就让哥哥念了一百遍啊一百遍的。哥哥念了这个一百遍啊一百遍的,可不许说是清舞让哥哥念一百遍啊一百遍的。小萝莉绕口令一般,无限的重复着一百遍啊一百遍这几个字,听得叶知秋好一阵愕然。

    叶知秋不傻,自然是听得出小萝莉正在调侃他,也不然也不用把这个一百遍啊一百遍的,无限的挂在嘴边一个劲的重复着嘀咕。旋即,叶知秋看着正在大口喘气的小萝莉,很无奈的道:看你喘气喘的,活该。

    哼,清舞不理哥哥了,哥哥一边去,小仙儿,你也别理这个色狼哥哥。小萝莉瞪了叶知秋一眼,立即快跑着从叶知秋手中夺走了萧仙,然后在她耳边嘀咕了一通。陡然之间,萧仙竟然变得和小萝莉同仇敌态起来,看的叶知秋惊愕不已。

    你们你们,这是要造反吗?叶知秋嘴角抽了抽,翻着白眼道。

    哼!然而回应叶知秋的却是两个小萝莉异口同声的轻哼。

    次奥!叶知秋觉得这个必须该自己重振夫纲,不然还不知道这两个小萝莉打算怎么整治他呢。旋即叶知秋取出了一本古书,大声念了起来: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哥哥,你在念什么玩意儿?小萝莉翻着俏生生的白眼道。

    叶知秋却是不理睬在,自顾自的念着:子曰:‘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贤者过之,不肖者不及也。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

    小姐姐,哥哥在做什么?萧仙好奇了瞪大了可爱的杏目,看着可爱的样子,似乎在看什么珍惜的国家保护级别动物一般。

    小萝莉摸了摸光洁的白嫩小下巴,然后沉吟般说道:估计是哥哥每个月都来的那么几天到了,小仙儿,我们先走吧,让哥哥一个人在这里发神经,免得待会儿吓坏了哥哥就不好了,顺带的我们还可以打电话。说罢,小萝莉牵着萧仙的小手便要走。

    叶知秋顿时大怒,但却碍于萧仙在场,不好表现出来,怕有吓哭了这个小萝莉,只好加大了嗓音: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天地之大也,人犹有所憾。故君子语大,天下莫能载焉;语小,天下莫能破焉。诗云:‘鸢飞戾天,鱼跃于渊。’言其上下察也。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

    然而,小萝莉和萧仙却是杏目皆瞪着叶知秋,然后小脸一起一扭,转了过来,抬起了两只白嫩的小手,竖起了那一根中指,青稚的小声音随之响起:神经病!这一声却是小萝莉的。紧接着,便是有样学样的萧仙,神经病!

    叶知秋顿时萎了!

    杨柳扶风,二月春风似剪刀,带走寒冬的气息,迎来了生命中梦幻的时刻。春者,自古以来,便是词汇颇多。有叫春,此名字,寓意深刻恩,含义深刻啊含义深刻!有救命,恩,似乎这酒蛮有名的。至于是因为酒好喝有名,还是因为这个名字够经典有名,就不得而知。当然了,这些话,就有些跑题了,而且跑得特远。

    之所以本章开头如此唠叨的详解说这倒霉催的春天,概因为本文的主角,也就是叶知秋这蠢驴,现在就处在了一个外面春天,里边也是春天的时候。

    很大的一张床,也不知是不是叶知秋早就料到了今天会出现这个场景,因此当初买的时候就买了一张超大的床。此时此刻,这一张大到了不可思议地步的床上面,有着两个小女孩,更明白的说是两个小萝莉。

    这一刻,一个小萝莉小脸通红的抱着一个枕头,压在自己正微微颤抖的小腿上。却是因为破身没多久,这两条小腿中间位置,到现在还疼着。

    另外一个小萝莉,则穿着半透明的纱裙,可以朦胧的看到里边的全部那种。这一个小萝莉,趴在床上,在面前放了本书,边啃着苹果边看着书。只见得这书有一个极其霸气的名字,却是御夫法则之第一法则。

    这两个小萝莉,前面一个这么害羞的,自然是萧仙,而能够这么不靠谱的自然是叶清舞这个不太乖的小萝莉。

    《我家妹妹怎么这么可爱》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fvolpg.html
上一章        我家妹妹怎么这么可爱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