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燃灵诗:第008章 血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燃灵诗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可是一人难敌四手,更何况这里有十二只手,刚制服刘峰,后面又有两根球棍招呼上来,重重地击在莫笛的背上,莫笛痛苦地松开抓住刘峰的手,猫腰后退,从两根球棍下方穿过,抬脚踹翻了其中一个人,接着又抡起拳头砸在另外一个人脸上。

    然而这只是困兽之斗,打倒了一个人,又会有更多人对他展开攻击,一根又一根棒球棍像是狂风暴雨般袭来,毫不留情地击打在少年的头部、肩膀、手臂、胸口、大腿直到他浑身上下再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莫笛吐出一口血沫,依旧站着,也许是因为后面有个人双手夹住他的肩膀把他架了起来,他才没有倒下。

    柳甄看到这一幕,已经哭得梨花带雨,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般地步,她来到月桂市还不满一个月,平时只是听同事说天甲会的厉害,她认为多半有夸大的成分,顶多只是一个社会不良组成的团体。现在总算是感受到了这群人手段有多么残忍,悔之晚矣。

    她的嘴被封住了,再怎么发出声音他们也听不见,她在心里说别打了,让她做什么都可以,可是没人听她的心声。

    申大同站在莫笛面前,他比莫笛高了快半个头,居高临时地看着莫笛,嘴里轻蔑地笑着,满是得胜的喜悦:跪下来求我啊,还可以饶你一命。

    莫笛忽然想笑,但是笑不出来,他知道一笑就会有血从喉咙涌上来。这时,口袋里滑落一张照片,轻轻地掉在地上。

    嗯?申大同捡起来看,嚯嚯嚯,真是个幸福家庭啊,一个个笑得都不错。

    还给我!莫笛大声喊,又是一片血沫涌出口腔。

    你想要啊?申大同把照片递向莫笛,接着在莫笛面前一下又扔回地上,大笑着用脚踩在照片上,你要想要回去就过来抢啊!哈哈哈!

    莫笛想伸出手,可是他感觉不到手的存在,他想张口咆哮,可是他的嘴也麻痹了。

    他只能睁着眼睛盯着申大同,这是他身上唯一还没有失去控制的地方,虽然感觉眼皮很重,他不能让眼皮合上,合上就输了,彻彻底底地输了。

    莫笛眼睁睁地看着申大同不断地踩踏着那张他无比珍视的照片,就像十年前,他眼睁睁地看着父母被杀死,眼睁睁地看着弟弟被神秘人带走,明明就在眼前,可他却无力挽回。

    无力的双手什么也抓不到,什么也留不住。

    两人对峙,都是赤手空拳。

    申大同虽然强壮,但他根本没有莫笛灵活,他的出拳如同锤子一般砸过来,威力劲猛,却不能准确地击中目标,每一次都是以莫笛闪过而告终。

    几个来回之下,他竟然有些累了,而莫笛倒像是刚刚热身完毕。

    申大同眼里的阴毒越来越重,他的怨恨和愤怒极大地影响了他的动作。

    申大同又是一记直拳挥出,莫笛伸出左手格挡之后,再没迟疑,右手握拳大力击出,申大同左脸颊中招,一个没站稳,整个人被带退了两步。

    赵黎曾说这一招如果有时间蓄力,对付一般歹徒可以直接将其打蒙,但是莫笛没那么大力气,再加上申大同又比较壮,效果不是很明显。

    一旁的刘峰在犹豫着要不要上去帮忙,但是他又想,出不出手都少不了事后挨申大同打骂,何必当这个冤大头,于是踏出去的小半步又缩了回去,继续看戏。

    申大同稳住之后又马上冲了过来,但是身形有点摇晃,说明刚才那一记拳还是起到了些许作用。

    莫笛大步上前,右臂弯曲蓄势待发,申大同显然没想到对方会主动出击,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招架,只好双手挡住头部,但莫笛的目标根本不是头部而是小腹,势如破竹!

    这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小腹上,申大同显得十分痛苦,身形弯成了一只虾。

    但他并没有倒下,只是后撤了两步,然后利用弯曲的身体向前一扑,一把环抱住了莫笛的腰,扭身用力一甩,莫笛被甩飞出去,在地上连滚三圈才停下来。

    莫笛甩了甩有点眩晕的脑袋,赶紧爬起来恢复格斗姿势,这个时候不能留给对手任何破绽。

    有那么一瞬间,他好像看见申大同在冲他阴笑。

    申大同又冲了过来,突然伸手到背后,抽出一柄棕红色刀把的蝴蝶刀,刀身在手中旋转,明晃晃的刀刃翻折而出继续旋转,速度之快仿佛手掌上展开一张圆盘,圆盘骤然消失,申大同握刀在画出一道半圆,终点落在莫笛的手臂上。

    莫笛哪里料想得到,这个两手空空的家伙转眼间手里就多了把刀,一个愣神的功夫,锋利的刀刃已经切开了空气,切开了莫笛的衣服,切开了肩膀的皮肤和肌肉。

    鲜血顿时涌出,莫笛甚至还没马上感觉到疼痛,手臂已经像是打了麻药一般无力垂下,鲜红的血沿着手臂滑落,滴落在地上。

    莫笛果然还是太天真了,他对黑·道的认识还停留在热血高校的阶段,原来黑·道并不是一群只会用拳头一较高下的中二少年,他们狠起来什么都用,什么都杀。

    疼痛终于袭来,他的意识也渐渐随着血液的流失而流失,捂住血斑浸染的肩头,调整呼吸,他可不能现在就倒下了。

    申大同将蝴蝶刀放在嘴边,虽然刀刃上并未沾上血液,但他还是挑衅般地伸出舌头在刀刃上舔了一口,在莫笛看来申大同就像一条吐信的毒蛇。

    申大同又再度恢复了捕食猎物时的自信,侧过身抬腿踢向莫笛,莫笛抬起一只手臂,却只能无力地格挡,正中胸口,强烈的冲击将莫笛胸中大部分空气瞬间挤出,他倒飞出去,摔在地上。

    又倒下了,莫笛心想,好像自己一直在被击倒,十年前被击倒在地,十年后同样是被击倒在地。太天真了,他居然想要救一只羔羊,他自己就是一只没有力量的羔羊,弱小的羔羊空有美好的幻想却只有被野兽袭击的份。

    《燃灵诗》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fvfv44.html
上一章        燃灵诗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