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武圣I侠客行:第八章 江湖的险恶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武圣I侠客行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说完就起身走了,留下李宏盛与剑一四目相对。

    李宏盛叹道:你就先在这里住下吧,要是你也遭此不测,我下去也难以面对聪哥。

    剑一想要拒绝,但不知怎的,点了点头。

    方宇连忙夺去剑一手中的断剑,道:不用不用,我不用你报答,你要知道我是谁?红领巾啊!只帮助人,向来不求回报。

    说实在话,方宇从未见过如此奇葩,大夏天的穿件古装就算了,cos嘛,但为了报答人竟是以死来报答!而且行为举止也这么像古人,哪怕是在深山老林待久了不该如此,太二了

    他深叹了口气,倍感心累,当然,他并未表现出来。

    夏季的风呼呼地吹,风不大也不小,刚刚好,抚过脸庞,像是自己心爱之人慢慢摸着自己的脸,很是惬意。

    但方宇,李宏盛,就没这心思去享受。

    李宏盛见此吓了一跳,他这侄子怕是练剑练得魔怔了,不懂得人情世故,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现在可是法治社会,要是剑一死了,估计要连累方宇。

    李宏盛急道:剑一,你不要这样!

    剑一这才作罢,其实当剑锋即将划过脖子皮肤时,他的汗毛直竖,心中隐隐有些不舍离开这世间,但既剑已出,那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这大院很阴凉,李宏盛却出了一身汗,他用手掌拭去额头上的冷汗,再在衣角擦了擦,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地,有什么话我们去后堂再说。

    方宇点头,道:也好。

    剑一没有反应,只是跟在方宇与李宏盛身后。

    看着方宇的后背,他心中竟然有想要看看能否一剑刺入,但这想法只是一闪而过,若是他真出剑,恐怕自己立刻就会死在那飞刀之下。

    方宇似乎是察觉到什么,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挂着微笑,那笑容让剑一的心猛然跳起来,像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一样。

    后堂之中充满了古风,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拍戏的场合,来几张合影也说不定。

    剑一端正地坐在椅子上,他连败在方宇手中两次,不免有些气妥,对于想要报仇的心思淡了些,方宇在这,他别想杀了李宏盛或是自杀。

    李兵端上了茶,就走出了后堂,过了一会儿,前面又传来了哼哈哼哈的练拳声,让这安静的大院又充满了活力。

    茶杯看上去也有些年头了,有氤氲之气浮在上面,方宇轻嗅,感觉今天的茶明显更加有清香,比以往更加好闻了些。

    这么一闻,仿佛身体变得轻盈起来,轻松许多。

    方宇一拍紫檀椅子的扶手,怒道:好你个李宏盛,感情你一直以来都拿些次品茶来忽悠我,要不是今天这奇家伙来了,我还被你蒙在鼓里。

    李宏盛吓了一跳,看到紫檀椅子扶手那里好像有些变形了,心隐隐发痛,但看方宇的怒容,叹道:这我可是我的珍藏,一共才不到几两。而且你小子可别不满足,就你之前喝的茶,一般人都没有资格喝,那可是极品的龙井啊!

    见方宇还是那副怒容,他算是明白了,今天得大出血了,摆摆手,又道:走的时候你带一半去吧。

    方宇这才笑了起来,道:这可是你说的,李大哥,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方宇的变脸之快让剑一有点目瞪口呆,而且李宏盛因为那一点茶叶这么心痛,剑一有些莫名其妙,不就是一点茶叶,何必这么小气呢?

    方宇心满意足,细啜茶水,随意道:老李啊,不是我说你,你这后辈心未免太狠了些,你是怎么教的?

    李宏盛见方宇还是提到这话题,又叹道:说来话长,但今天既然方宇你在这里,就明说了。

    他原本是打算私下与剑一解释一番,但依剑一的性子,大概是很难说清楚了。

    方宇道:李大哥尽管说,我左耳进右耳出,不会散播出去。

    李宏盛道:我也不怕传得天下皆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听到李宏盛的话,剑一想起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在那时他们一家明明很幸福的生活,却因为父亲与李宏盛出去一趟之后,只见父亲的尸首被送了回来。

    他得知父亲得到一本剑法,却因为奸人眼红,不择手段,杀人夺剑法!

    李宏盛等人在那个时候却了无踪影,不是他杀的父亲,还能是谁?

    可怜他的慈母还未享天伦,就因心病早早去世。

    《武圣I侠客行》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fvfgvl.html
上一章        武圣I侠客行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