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

灭御之真神法则:第7章 门槛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灭御之真神法则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吐出口中的淤血,迎面吹着那股寒流,大口喘息着。

    这股温暖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诅咒?

    此时,他却感觉到胸口传来一阵阵温热,略微考虑后便猜到了是股诅咒在给他输送一些能量,而且还在不断的强化着他体内一些机能。

    温暖被传输到身体的各个地方,他感觉冻僵的手也又变得有了活力。

    让他再次惊讶的是,以前从未这么清楚的感觉到诅咒之力给他身体所带来的调整,他知道自己能活过来全靠着这个诅咒。

    但通过狄安娜的解释,他了解到了并不是他自己能活过来,而是他知道了诅咒之力有着自己的思想,是它自己想独活。

    它只是不想让寄生的人死去,如果寄生的人死去了也意味着它也会灭亡。

    你这样做我可不会怜悯你的,我们各求所需,所以我还是要将你除掉!

    少年暗暗发誓,这股诅咒一定得治好,他不想在像被以前那种目光对待。这个病得治,谁知道它哪天爆发了,让自己不得好死或者生不如死呢?

    这么一想后,少年也不在跟诅咒之力所带来的小温暖而感动,相反他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稍微喘息一会儿休息好之后,便再次顶着呼啸而过的寒流攀爬上了礁石,一下一下朝上‘蠕动’。

    当已经攀爬过半时,少年吐出体内着呼吸,感受着浑身被冻僵的肢体,他抬头看了看不远处铁链拴住的祭坛。

    他发现这里的寒流似乎比下方的更冷一些,下方的寒流如果用习惯来形容的话,那么这里就差不多是下面两倍之冷,身体已经快完全承不住了。

    他扯着嗓子朝上方使劲喊了一声,想叫疯女人帮帮忙,但喊出口他又后悔了,把他丢下来的人怎么可能会来帮他?

    事实也证明,他后面的想法是对了,声音不断回荡在空间里,而上方却没有传来一点儿动静。

    他叹了口气,感受着体内逐渐失去的温度以及体力,他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体力迟早要耗光,然后掉下去重来。

    少年一步一步继续往上爬去,硬着头皮盯着那股将近零界限的寒流,如果光线够的话,他能看见自己吐出的呼吸变成了白雾。

    骗人的吧?

    再上去一点点,而温度已经在零界点徘徊了,礁石上传来的冰凉让他手抖了一下。他怀疑是不是这疯女子故意在玩弄他?按照这疯女人的恐怖实力,想要玩弄他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但也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

    就在下一刻,他右手摸到了一块湿润的礁石,胳膊力气直接没用上,脚下一滑,身形直接顺着岩壁往下掉。救!!

    一句救命还没说出口,掉落速度之快根本让他反应不过来,直接砸在原来那块石头上。那一刻的晕眩感让他差点吐了出来,五脏六腑也震的跟移了位似的。

    稍微缓过神后,他发现身体顺着石头边缘擦过,继续往下掉落。

    啊!!救命

    惨叫声伴随着那份恐惧,越传越远,渐渐听不到了。

    上方祭坛的狄安娜当然能够感知到下方一切举动,这些她只是看在眼里,并没有做出多余的动作。

    但当少年再次掉下去的那瞬间,她睁开了眼神色有些慌乱。准备起身时,身子又微微僵硬在了原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她咬了咬银牙,略微慌乱的神色化为一份狠毒,再次闭了上了双目继续沉睡。

    少年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那份寒冷与刺痛将他模糊的意识拉回了神。

    呼~呼哧~咳咳!

    他不断的呼出体内的寒气,重重的咳出体内淤血,却发现四周已是一片完全黑暗,这里寒冷的气息甚至比上方还要强烈几倍,他惊恐的发现自己又长又乱的头发已经结了一层冰渣。

    他回想起来之前攀爬时候掉了下来,并且已经掉落出了‘那块’石头之外,按照现在的位置估算这里应该是祭坛底部了吧。并且这里温度已经在零界点了,他身下的地上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他微微挪动着身体,却发现左边胳膊疼痛传来的疼痛感让他睁不开眼。

    脱臼了还是断了?

    没有光线之下,他也不知道胳膊怎么了,反而自己胸口跟脖子上全是凝固的血液,他知道这次伤的非常非常的重

    顶着那份疼痛再次轻轻挪动一下身子,然后他脚便碰到了一个坚硬又冰冷的物体,少年用右手顺着触感摸了过去,发现特别坚硬。再摸,直接摸到一层紧巴巴的肉与唇齿。

    《灭御之真神法则》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fvf5l2.html
上一章        灭御之真神法则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