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之巧媳妇:第二百零三章+第二百零四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重生之巧媳妇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着陈述固执地盯着她,韩子禾耸耸肩:若非得要点儿提示,我只能说,珍惜值得珍惜的人,才是你最正确的选择好啦,陈先生,我也快下班了,您要是没事儿,也可以回家了!哦,对啦!

    韩子禾一声对啦,让陈述道别的话全数封在了嘴里。

    她说:陈表哥,其实吧,你认真时候的样子,真的比那副花花公子做派顺眼多了,也有魅力多啦!合适的时候,换换风格,也许能找到你人生的真谛啊!拜拜!出去记得将门关上哦,谢谢!

    呃再见!陈述眼见韩子禾回到位置上,埋头电脑前,不肯再给他一个眼神儿,只能心里发痒地道别离开,顺便将门关上。

    难得有心情多管一回闲事,希望你们不要叫我失望哟!手里转着笔,韩子禾看着关紧的大门,轻笑出来,只是,不知道楚铮这会儿做什么呢!这家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不得不承认,她有点儿想他了。

    楚铮,你这是做什么!一个身着迷彩服的男人追了上来。

    一边走一边拎着外套往地上摔的楚铮,脚步一顿,转身冷冷地看着追上来的男人,指着对方身后不远处的森林,冷声问:这就是上面儿说的任务?这就是所谓的军部下来的命令?这就是所谓的几大军区精英的演练?

    问到此处,楚铮的怒容一隐,反笑道:开玩笑么?你们知不知道,谎报军情是什么意思?

    被楚铮一字一句质问的男人,沉声道:楚铮,你心里不痛快,我心里也正难受着呢!可你让我们怎么办?大家都是被引出来的,难兄难弟!你何必朝大家发泄不满呢?

    我没有针对你们,是你叫住我的!楚铮将外套卷起来,冷笑着。

    那男人低叹一声,冲着楚铮反问:楚铮,我问你,这次任务发布,除了上面儿口头介绍外,你见到任务函啦?没有白纸黑字,你凭什么说咱们是被谎报军情给骗来的?

    楚铮闻声,心里一憋,他的郁闷正在于此。

    回去吧,起码儿做事儿得有始有终你也忍了一个月了,不差这几天!男人看看四周,凑近楚铮,轻声道,忍一时之气,才能有接下来准备动作,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难道你愿意这么憋屈着,就完事儿啦?

    被男人说得心里一动,楚铮面不改色瞥向说话的男人,眼神儿依旧是那样地冷:我去冲个澡,你别再跟着我!

    男人:(⊙o⊙)糙!这算什么啊?媳妇儿娶进房,媒人扔过墙吗?!鄙视你啊,小子诶!(#‵′)凸

    第二百零四章:对话(上)

    喂?是你!奢华的房间里,何多倚在落地窗前的软塌上,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冷笑着责问电话那端的人,你还有脸来电话儿?真有意思!

    装什么傻呢!你给我错误的信息,让我在楚铮面前丢人丢大发了!何多想起早上的一幕,心里的怨恨就犹若奔腾不息的潮浪,一波一波地侵袭着她的情绪。

    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提供给你错误的信息了?我怎么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很冷,带着嘲弄。

    这让何多原本就积攒许多的恼怒立时被全部引带出来,不由得坐直了身子,对着话筒低声吼起来:栗昆,你是不是不想合作了?所以故意玩儿我呢,是吧?!

    很抱歉何小姐,对于你的逻辑,我表示遗憾。栗昆的声音不同于在学校时的清泠悦耳,此时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冷沉,不过,我不接受你对我无端的构陷和指责,如果有问题,你大可直接说出来,咱们对质就是,很不必在这里跟我玩儿猜来猜去的游戏,无聊又无趣。

    你好!何多想到自己需要他的地方不少,只能强忍着心里的怒气,问他,我问你,韩子禾是不是参加过国际军事夏令营?

    是由如何?不是又如何?栗昆冷笑出来,何小姐不晓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道理吗?连情敌最基本的信息都不能掌握,你好意思问我她有没有参加过国际军事夏令营,不觉得惭愧吗?

    你给我提供的信息表里,根本没有这一项!何多此时气得青筋尽显,牙齿也咬得咯吱咯吱响,你知不知道,我为此丢了多大的人?楚铮那里,本来就不好攻破,这一回我更是让她比下去了!栗先生,你这样子,让我很是怀疑你和我合作的诚意,明白吗?没有诚意和信任,咱俩谈什么合作!

    何小姐,请容我提醒你。栗昆的声音仍旧冷淡之极,好像何多的愤怒和不满只是一块儿仍旧了沼泽里的石头,激不起他情绪半点波动,我和你的合作,是建立在咱们彼此共同的目标之上的,也就是说分开楚铮他们。

    咱们俩人可以说是各取所需,所以,我才会容忍咱们彼此在理念和智商等方面的差距。

    既然是各取所需,那么咱们彼此所需要做的,就是各自努力,至于谁需要什么细节,那就是那人自己的事情了。

    至于关于细节方面的事儿,那就是你的问题啦,与我何关?

    我追求的人又不是你,根本没有必要为你的愚蠢负责买单,是不死?

    你!作为一个近来情绪时常不稳定,经常会暴怒的人,何多此时已经被栗昆挤兑的气结到无话可说的地步,大喘了几口气,她才堪堪稳住情绪,冷声问,栗昆!栗先生!您今天给我电话,就是专门羞辱我的?还是那句话,您的确是不错的合作对象,但是!我要找人合作,也不一定非你不可,不是吗?您要真是没有诚意合作,咱们满可以一拍两散,各自为营,大不必让彼此都觉得难受,不是吗?

    何小姐,我想,您也许需要冷静冷静。栗昆轻笑出声,只可惜,好听的声音也带着些微的嘲讽,我想您有必要认清一下自己的攻略难度,诚然,您有其他的选择,但是从最优方面来说,无论是时间长度又或者难度减少方面,我都是最适合的人选,不是吗?

    栗昆点出自己的重要性,留给了何多片刻思索的时间,等到她冷冷地哼了一声后,他方才又道:怎么样?何小姐想清楚了?呵呵,若是你还想和我搭档合作,就努力努力再努力地追男人去!不要在我这里找瑕疵,有问题多想想自己的不足,比找个人发泄情感垃圾更有用些。

    当然,若是何小姐嫌栗某态度不好,那就拉倒算啦,就像你刚才说的,咱们大不了一拍两散,各自为政,反正我的底线已经非常明确了——我,不需要猪队友给我拖后腿明白?

    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何梦拿着手机的手哆嗦着,想她从小至今顺风顺水,人前的天之娇女、人后的娇宠公举,何曾受过这等侮辱?仔细算来,她这一学期把她前小半辈子没受过的气都受了一回。

    《重生之巧媳妇》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fv4pg5.html
上一章        重生之巧媳妇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