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用户 ┊ 忘记密码?
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之巧媳妇:第一百三十六章:家家有本儿难念的经(下)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重生之巧媳妇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魏芸被韩子禾这架势唬得一愣一愣地,傻乎乎地跟着点头:那你怎么解决的?我看楚队那人,比我们老郝手还松呢!

    嘁!这种事儿,就得把它扼杀在萌芽里!韩子禾做了一个抓取的动作,家里的财政大权,一定要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就算那口子再手松,他没钱,嘿嘿,就没辙!而且,有些事儿,治标的同时也得治本!还是要把极品和奇葩制服,至少让他们不敢胡乱动作!当然,这时候,家里的大家长作用就凸显出来啦!父母说话,怎么也管用啊!

    提到这儿,原本连连点头的魏芸,神色黯然下来:你是托生的好,有一双好父母,通情达理,公平公正我那儿,呵呵,要得比哥哥弟弟们还多呢!

    韩子禾闻言,无语,摸着眉头,将差点儿脱口而出的馊主意咽回去。

    魏芸没有注意到韩子禾的神情,尚沉浸在忧伤之中的她,喃喃:岳父母开口了,郝清就更不会、也不能拒绝了,因此,有一阵儿,他就背着我给钱要不是一次偶然用钱,我还不知道,家里的存款都被他送去了!为这,我们俩破天荒地第一次吵了架。

    那一次争吵,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匣子,从那儿之后,老家一来信儿,我们俩就吵;一来信儿,我们俩就闹得不可开交!

    你说,我为了小家的正常生活,都做出切割的决定了,为什么他不能体谅我的付出和难过,非要和我别着劲儿呢!

    他有病呗!←韩子禾毫不留情地腹诽着。

    尽管郝清的做法儿很厚道,但是,这种涉及了无限度孝顺大舅子小舅子,倾全家之力供极品潇洒的做法儿,韩子禾身为人妻,也依然嗤之以鼻。

    我们家郝清,太老实了,他不懂得拒绝!为老家的索取,我们连孩子都不敢要!我不小了,你看看,贺嫂子和我差不了几岁,可人家小儿子都念初中了!魏芸提起伤痛,就泪流不止。

    你是因为这事儿,才有了不和郝队过日子的想法儿啦?韩子禾一语中的。

    对!魏芸的回答极其利落干脆,她抬起头、挺起身板儿,好像在迎接曙光一样,我受够了!受够了只知道索取、贪婪无度的哥哥弟弟!受够了根本不懂得和我商量、不懂得拒绝、不会体谅我的丈夫!

    魏芸将目光移向韩子禾:前年,我听以前的一个朋友说,出国打工很挣钱,只要辛苦一阵儿,下半辈子都能富富裕裕的活呢!我琢磨着,既然我不能出国进修,那么出国打工也不错!不管能不能拿到绿卡儿,至少可以躲开那些不知所谓的人!

    你这是从‘读书深造’的执念,转为‘出国’的执念了!韩子禾点评道。

    呵呵,你要是一次次申请进修、申请出国,一次次地失败,那么,你也会忘记自己最初的目的,紧锁着最可能实现的那个目标,将它变成执念!魏芸冷着脸,漠然说道。

    韩子禾吐口气,盯着魏芸有点儿躲闪的目光问:你确定,你真的不想和郝队过啦?执念这种东西,你记着它,它就存在,你不理它,时间长了,它自己就找个旮旯里呆着不出来啦!你可想好啦!用一辈子的幸福,作为代价,换一场执念你不会后悔?郝队这么好的人,可遇而不可求,你要是放过他,将来要是碰到那种渣男,你悔不悔死啊!

    魏芸闻言有些犹豫,轻啮着唇角,半晌才慢慢吞吞的出口:我不能耽误他啊!他那么好的人,我怎么舍得我、我提离婚,他不同意;我哭啊、闹啊,扮粗俗,演野蛮,给他找麻烦他仍然不放手,总是那么好脾气的劝我,就、就连我把你惹了,他都没有很骂我!

    她看向韩子禾,期期艾艾地说:你不知道,他虽然只比楚队小了几天,可是他特别崇拜楚队,我把楚队的媳妇儿招惹了,他也只是和我冷战,不曾大吵大闹我心里都明白,可是,我、我真的不能让那些极品兄弟再拖累他了他、他、他值、值得更好的啊!

    说到了最后,魏芸已然泣不成声。

    她这一字一句宛若刀割的痛述,让韩子禾一阵恍惚,仿若耳畔响起杜鹃啼血的声音。

    说说吧,你这么作来作去,为的是什么啊!啧,别这么看我,你噜噜啦啦说这么半天,不就是想倾述么!怎么着,铺垫陈述完毕,还不上中心思想啊!韩子禾倚着墙,一副标准树洞的姿态,表示自己正在洗耳恭听中。

    嗬无奈地松口气,魏芸情绪平缓起来,不是说我们家兄弟姐妹多么!家里就我出息些,后来又嫁给了郝清我们家郝清虽然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儿,但他三十出头儿,就是少校了,怎么着也算是杰出俊才吧?搁我们那儿,更是难得的金疙瘩。

    几年前,他升到中尉的消息传到我们老家那儿之后,我们家就没消停过姐姐妹妹就不说了,那几个哥哥弟弟,隔三差五的传消息来,不是借钱就要要钱,没有一次是说单纯的联系的,没有!

    这也就算了,近几年更过分,竟然把主意打到郝清身上,想让他帮忙摆平事儿!呵,我们家郝清是军官!不是**!

    韩子禾看魏芸述说时,双眼隐隐闪着愤恨,知道她这是隐得狠了、压抑得久了。

    一开始,我还咬着牙,他们要钱给钱,要东西给东西可我们也不是开银行印华夏币的啊!呵呵,他们根本就是一群蜱虫!是一群吸血鬼!魏芸攥着双拳,额头隐隐泛着青筋,双唇抿得几乎不见血色。

    前几年开始,我下定决心,和他们一刀两断,要钱没钱,要东西也不再无休止的供给可,他们他们简直不知羞耻,见我不给,他们就找上郝清了!

    嘿,极品们的脑电波是一个频道啊!←对此比较有共鸣的韩子禾,感同身受的摆出一副同仇敌忾的表情,晃得魏芸有点儿晕。

    你这是什么表情!魏芸瞪圆眼睛,仿若见到阿飘一般,吃惊的反问,难不成,你也有这种遭遇。

    眼见韩子禾缓缓点头,魏芸连眼尾坠着的泪珠儿都忘记眨掉了,一股我不是最糟的古怪情绪升起,也忘记自己的痛处,立时巴上前,凑到韩子禾面前,语气有点儿贱兮兮的问:你出身那么好,还有这样的事?

    同志,不要轻敌!你可别小看极品奇葩们的普遍性和共同性!韩子禾侧过身子,闪开魏芸的凑近,拧着眉头,煞有介事一般地点着头,仿佛不是在提及着家丑。

    《重生之巧媳妇》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fv4pg5.html
上一章        重生之巧媳妇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