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之巧媳妇: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怎么个意思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重生之巧媳妇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应该不是他媳妇儿演技好那么简单,他想,主要还是他自己眼拙吧?

    也不知道,他面对媳妇时,算不算是温柔乡迷惑了心智,或者也算是一种独特而别样的**熏心?

    都是湛湛那小子在我耳根子旁胡说八道,我都不会遣词造句啦!什么**熏心?那能用到他和他媳妇儿相处的时候?

    楚铮乎撸一把脸之后,甩甩头,心中暗暗嗤道:简直不像话啊!

    也不知道他这话里说的不像话是针对他儿子,还是他自己。

    楚铮心里的活动略微那么一活跃,所想的稍微多那么点儿,投影屏的画面,就又换了。

    这时,出现的画面和之前就有些不一样了。

    只见投影屏这会儿所出现的画面有些安静,若不是画面中那让他惦记的人偶尔眨动的眼睛,他真以为这根本只是一副静态画面。

    显示屏中的婀娜身影,根本不是一身作训服能掩盖住的,就是简单的站军姿,好像她也能演绎出说不尽的风采呢!

    韩子禾以前的教官若是听了这话,一定会惊奇的瞪圆眼睛,然后就无语啦:

    韩子禾以前的战友若是听了这话,一定会震惊的睁圆双眸,然后接不上话:

    当然,无言以对,不意味着赞同、或者不能反驳,很可能他们会齐声高问一句:我们怎么没有发现我们怎么没看出来?

    不过不管别人怎么看,楚铮都不在意,他只要知道自己心里怎么看就好。

    与他看来,他媳妇儿就是千好万好,好到他都不知道应该怎么稀罕呢!

    要是媳妇就在他身旁,他第一时间就是使劲儿搂住,好好亲香一番!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透过面前这莫名其妙的投影屏,这么干看着他媳妇儿在大太阳底下晒得汗珠滚滚!

    尤其是一脸的汗水顺着精致的脸廓滑至那精细的下巴上,然后一起低落时他不知怎地,心里就格外疼。

    要知道他训练自己士兵时,那可真是要多狠就有多狠,就连心态都很是平静,用他的学员和队员们的评价来说,他训他们的时候,真是可凶可凶滴啦!

    而他自己,也不认为那样有多过分,有多残忍呢,反正在他看来,训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这话特别有道理呢,他也是这么在训练队员时这么践行的,一直以来都没有不对劲的感觉,可是,真把自己队员换成自己媳妇儿,这样的感觉就很不一样了。

    要不是知道自己眼前的投影屏有问题,他真想把自己媳妇儿抱回来。

    媳妇儿?!等等!楚铮忽然脑中有道亮光闪过,他很迅速地一把将其抓住,这可是线索啊!

    好像啊,我想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儿啦!楚铮喃喃自语。

    楚铮感觉自己好像有些浑浑噩噩,脑袋里好像一片混沌的他,只是凭直觉认为好像自己忘记了什么。

    可要是想自己想想自己具体忘记了什么,却怎么想都想不起来,这让已经鲜少能体会到急躁滋味的楚铮,又熟悉了一次。

    这不对劲儿!楚铮在揉揉自己的额头,手指在穴位上使劲儿揉着,好像这样可以帮助他将忘记的事情想起来一样。

    只是他这打算还是落空了,脑海里一片朦胧之地,怎么可能是他揉揉穴位就能轻而易举破开的,那也忒美了。

    也许,我可以试着让自己回忆着看看呢?楚铮发现自己若是脑电波越活跃,那么脑袋里那层迷雾一样的东西就会淡薄一些,或者说,记忆库门上的那把大锁就会松动一些。

    应该就是这里。

    正当楚铮准备尝试努力绞尽脑汁一回,就听到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响起。

    虽然那声音极其轻柔,可是他还是立刻知道了声音主人的名姓——韩子禾。

    韩子禾?!那不是他媳妇?!——楚铮那颗心猛然提起来。

    顿时,楚铮心里冒出很多情绪,而这诸般情绪好像有些复杂——你可以说它是惊喜、可以说它茫然、也可以说它是纳罕不解林林总总,很是扰乱心绪。

    我怎么会有这么多情绪?我最应该做的,难道不是立刻跑到她跟前,兴奋地抱住她,然后抡起来转?楚铮眯起眼,对于自己的反应有些关注和解读。

    而且,我媳妇儿的声音又是从哪里传来呢?楚铮转着头观察起来。

    队长,不是这里,这里应该是伪装后的假地址。又一个特别熟悉的声音响起来,这声音楚铮要是不熟悉,他都对不起他自己,因为,那可是属于他自己的声音啊!

    尤其是其中故意扭捏出来的孩子声,楚铮至今难忘——就那台词以及那样语气,分明是他逗弄湛湛和韩品的时候故意说出来的,现在他还能想起当时听到他这么说话的俩孩子捧腹大笑的模样和场景呢!

    《重生之巧媳妇》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fv4pg5.html
上一章        重生之巧媳妇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