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

逆命三千州:第五章中州飘雪,洛水栖凤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逆命三千州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中州洛水河畔,有族以雪为名,崛起于第九次三千州血战,尽败万族,一统中州,威慑三界,成为三千州第一皇族。

    雪族有子,名曰月清,生时天降祥瑞,神鸟凤凰衔枪临尘。月清以凤凰为骑,以神枪为兵,战于三千州不曾一败,雪族奉为主,三千界莫不臣服。大荒山无稽崖屠尊一战,雪月清无为杀至尊创三千州古之未有的记录。此后雪月清登顶三千州第一人宝座。

    尽管薛邑尘对雪青萝的来历有过大胆推测,但她竟是来自于这一族还是薛邑尘万万没想到的。而他又想到一些更深的东西,为何黎州一个边陲小国会与第一皇族产生交集,他从未谋面母亲又为什么突然消失于人世。

    薛邑尘的思虑被雪青萝打断,雪青萝笑吟吟地说道:什么吗,被你猜出来了。

    薛邑尘微微一笑道:是你故意告诉我的吧,这次‘回娘家’怕是没有那么愉快。

    雪青萝收起笑脸正色道:其实如果不是因为一些原因你不可能见到我来接你,而且现在族里很多人都不愿意见到你,我们能安全地走到这里完全是因为哥哥在族里弹压了所有反对声音。

    你哥哥?薛邑尘好奇问到。

    雪青萝以一种薛邑尘从未见过的表情一字一顿地说道:雪,月,清。

    薛邑尘默然不语,他曾经用二十年时间活出一个雪国人人口口相传的传说,可是他觉得这短短数天内发生的事比他二十年还要传奇。先是数次在生与死之间徘徊,后来自己都准备好死了,又被一个漂亮暴力的漂亮姑娘救了,这时姑娘突然告诉他我们是失散多年的表兄妹耶,最后又有一个天下第一的表哥告诉他我等你回来呦。他甚至怀疑自己是某部龙傲天小说中的主角吧。

    雪青萝双眼直视薛邑尘,十分认真地问到:其实我不明白我让你来时不拒绝,我不觉得你是那种得知什么身世之秘就会上蹿下跳要去穷纠,要喊打喊杀报仇的人。你最想要的是自由,所以才会反抗你父亲对你的操控,一旦到了雪族莫说你现在功力尽废,就是你原来的实力在雪族也是微不足道,你会处处受制于人受人摆布,那时你连反抗的余地也没有。

    薛邑尘并不躲避雪青萝如刀般的目光,亦是直视着她说道:自由什么的说起来不免孩子气了,我岂不知人生在世岂能万事如心。我想争取的不过是能够自己决定明天早上喝粥还是吃饭,穿白衣还是着蓝衫的权力而已,大概就是想做自己吧。所以如果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岂不是很可悲?这么想想还是很中二吧。

    雪青萝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便扭头看向远方。

    薛邑尘自嘲地问到怎么,不觉得这种理由很好笑么?

    雪青萝不说话,其他人会笑,因为他们不懂,而她不笑,因为她懂。或许原因不一,她也是薛清尘口中想做自己的中二病。

    她从懂事起就不停得奔跑,只为跑出他人的阴影,照耀属于自己的阳光,可是挡在他前面的那个身影真的太过庞大,庞大到遮天蔽日挡住了世界上所有的阳光。

    薛邑尘转而语气戏谑地说道:再说了,青萝殿下修为高深,又这么暴力,我哪里敢拒绝。

    雪青萝闻言一愣,随后又梨涡浅笑。在家族里,人们要么敬她要么畏她,从来没有人和她这样说话。这种朋友间的对话让她感觉很新奇,又觉得这样的感觉挺不错。

    雪青萝左手轻弹,一道劲气打入薛清尘身体。薛邑尘瞬间感觉全身有无数蚂蚁在爬,痛痒难耐。

    薛邑尘半真半假地苦苦哀求道:女侠,放过我吧。

    雪青萝得意问道:我是不是暴力女?

    薛邑尘连忙道:不不不,青萝殿下温婉贤淑,又容貌无双。我是因为不忍心拒绝美女的邀请才答应滴。

    雪青萝闻言终于笑出了声,她觉得这个认识不久的家伙真的很有意思。

    薛邑尘看着笑靥如花,一双梨涡,他只觉得,真像啊。

    翌日,他们终于抵达洛水。薛邑尘第一次来到这片传说之地。

    雪族洛水城依洛水而建,两岸房屋鳞次栉比,多而不乱,依着某种铭铭中的规律而建设。城中烟柳画船,酒家楼阁自不必数,只是独独不见任何城防设施,而路上行人也是笑语盈盈,互相招呼,整个城池一片祥和,悠悠洛水穿城而过。

    很难想象这就是传说中的洛水雪族之城,但薛邑尘却看出了其中的恐怖之处,虽然他已经修为尽失但异于常人的感知仍在。他能感知到整个洛水城居然没有一个普通人,满城尽是修士,而许多地方传出的气息使得沦为普通人的他双股颤颤,几乎倒下。

    从他入城以来,已经有数十股气息肆无忌惮地扫过他的周身,其中有不少充满了敌意。

    雪青萝冷哼一声,随后那些试探气息尽散,雪青萝怒道你们不要太过分,一路来我对你们一忍再忍,你们还变本加厉直接挑衅到我面前了,别逼我出手!到时候杀了你们,你们后面那些老混蛋还能让抬着你们的尸体让我哥哥把我交出来给你们偿命不成。

    薛邑尘叹道这个女人不管在哪里都是这么霸气蛮横啊。那一声冷哼便断却所有气息的恐怖实力便是她在洛水也能嚣张跋扈的资本。

    说起雪月清这个名字对于薛邑尘这一代修炼者来说意味着很多,可以说他们都是听着这位雪族之主的传说长大的。

    薛邑尘说起来也不过是个二十岁的青年而已,胸中纯粹的热血幻想不曾完全冷却,也曾经在心中幻想过像雪月清那样意气风发受到众人敬仰。正所谓大丈夫当如是。

    薛邑尘在黎州时以一袭白衣而被人称白袍。而他之所以喜欢穿白衣并不是没有理由,只不过因为那个人因此而责怪后就再也没有穿过。

    即将见到年少时幻想的英雄,薛清尘内心远不像脸上表现得那么毫无波澜。

    就在这时,一群人迎面走来,为首的是一个体型巨大的胖子,说是胖子不如说是一座肉山,此人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每走一步全身肉就抖上三抖。

    这座肉山见到雪青萝便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雪月青萝跟前,竟然直直地跪下,哭嚎道:殿下喂,您老人家可算回来了,这些日子咱们这帮人可是对您日思夜想,天天盼星星盼月亮把您盼回来了。

    《逆命三千州》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f4wv5w.html
上一章        逆命三千州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