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必留仙:第六十三章 皇命难违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必留仙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我若说不,便是抗旨了?褚疏扒拉着手指头问。

    自然。苏肇笑吟吟的。

    褚疏看着苏肇的笑模样,压低声音嘟囔了句,老狐狸,仗势欺人。

    褚疏有些不快了,苏肇笑弯了眼睛,怿儿落水一事,你总是得留下来的。

    又不是我推的。褚疏立马辩驳。

    朕又没说是你推的,苏肇挑了挑眉,你急了。

    不是,您这样真的没意思,褚疏有些不大高兴,我都不知道您留我在宫里作甚。

    老八与你一同落水,苏肇好似理所当然,你自然得留。

    都说不是我推的了,褚疏暗自翻了个白眼,况且,我不是同您那尊贵的八皇子一同落水。

    那是怎样?

    您那幺子先落了水,我好心去救,褚疏单手托腮看着门外,不过高估了自己的水性,最后被您那三皇子救了。

    你到雨池前,可见着什么可疑之人?苏肇看着褚疏,看不到她的神情,却也猜到她许是不耐烦了。

    见着个黑影。褚疏回答得漫不经心。

    苏肇没再说话,褚疏别头看向他,好一会儿,好似自言自语,又好似在问苏肇,您那幺子,于这深宫,应当没甚威胁罢。

    你这是甚意思?苏肇皱起眉头。

    没甚意思呀,褚疏垂眼把玩了会几案上的银杯,只是觉着因何落水,您大抵晓得罢。

    苏肇默了会儿,你以为呢?

    我不晓得。褚疏歪着头装傻,苏肇这老狐狸明显是故意引她开口,她才不上这当,水已经深到能使一皇子溺水了,她才不会主动试水。

    你觉着是谁的动作?苏肇又问。

    您问我没用啊,褚疏无奈,我一不晓得您这后宫水有多深,二不晓得庙堂之上风有多大,您要我说出个甚所以然?

    苏肇看着褚疏,半晌,才道,确实是朕多问了。

    所以您留我在宫里有何用?褚疏有些想不通。

    无用,苏肇眯了眯眼,无用便不能留?

    讲道理啊,褚疏一口气噎在喉咙里,终于还是将其咽了下去,戎公您不能这般仗势欺人的。

    苏肇含笑盯了褚疏半晌,不留?

    褚疏与苏肇对视片刻,被他盯得浑身难受,吸了口气,抗旨会有何结果?

    你觉着呢?苏肇笑着掸了掸袖摆。

    您先说,褚疏蹙着眉头,留我在宫里是作甚,种花?

    你这般才学,种花可惜了。苏肇向来欣赏褚疏,无论是才学或是见识皆是人中佼佼,他早便想将其留在身边。

    那您要我做甚,端茶倒水?褚疏实在不解。

    端茶倒水的事,你做得来?苏肇故作惊讶,笑着。

    不种花也不端茶倒水,褚疏瞥了苏肇一眼,那您究竟留我于宫中作甚?

    在宫中养养身子,苏肇笑意又深了些,逗逗朕那些你口中的虎犊子?

    逗哪个虎犊子?褚疏有些明白苏豫是何意思了。

    你想逗谁?苏肇笑道。

    《必留仙》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f4wfg5.html
上一章        必留仙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