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的狐妻:第31章 杀猪的禁忌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的狐妻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爹本来不愿意进去,毕竟那时候我才十二岁,我爹并不是怕死,而是担心他万一有事,我会没人照顾。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我那只见过两次面的娘舅,我有两个娘舅,一个比我娘大,一个比我娘那两人继承我姥爷的劣性,贪财。

    我爹很清楚,他万一要是死了,那两个钱腚子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把我娘给卖了。

    当然,我对过去的事也懒得再去计较,急忙问我娘,那些外乡来的都是什么人,他们来干什么。

    我娘摇摇头,她表示自己也不认识,而且那些人也没有明说。

    不过,她想了想,忽然提到了一个人,李大昆。

    当年那些外乡人进入夏家村,就是李大昆领的路,那时候李大昆还只是一个打杂跑腿的小混子,可自从第五道山梁回来之后,他的势力就逐渐膨胀起来。

    我娘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村妇女,姥爷家为了省钱,甚至连学校都没让她进过,我娘自己的名字都是我爹手把手教会的。

    这件事她知道得很少,唯一的线索就是李大昆。

    而昨天早上,我正是得罪了李大昆,那只大老鼠才来寻我秽气的。

    看来,想要弄清我爹的死因,还是要从李大昆那里着手。

    胡长安受了伤,我也不好再待下去,虽然我娘很想留我再多说几句话,但我还是硬着离开了,毕竟她已经是别人的媳妇,别人的娘了。

    想来想去,我觉得这件事还是要找四叔。

    虽然我爹出事的时候,四叔还没回来,不过,从师父的信里不难看出,在过去那一段时间里,四叔肯定调查过我爹的死因,毕竟他们两兄弟一直很亲。

    以前我和四叔在山里过夜的时候,他就时常提到我爹,说他们小时候的事情。

    他曾经说过,自己之所以离开这个小山村就是为了追逐我爹的脚步。

    四叔是夏家村第一个大学生,我爹则是第一个走出大山,进入大城市的夏家村人。

    我们家一直很穷,我爹也没有读过书,不过他却是识字的。

    教他识字的是一个女人,一个知青。对于这个人,我并不了解,只是提四叔以前提过一次。

    当时他是跟着那批知青一起走的,知青们是欢欣鼓舞地回城,而他则是满心忐忑地走出大山。

    我爹的故事有很多,总结起来,就是一个纯爷们的故事。

    不过,他死得不光彩,虽然死在深山里是猎人的另外一种归宿,但是对他来说,我认为不值当,不应该。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件事,这想事情走路,脚步自然就慢了,当我越过二道钩子,准备上山梁的时候,发现天已逐渐黄昏。

    路才走了一半,这天很快就要黑了。

    我赶紧加快脚步,甚至抱着小狐狸在山道上奔跑起来。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天黑得特别快,当我走到距离村子还有十来分钟路程林子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白天可能没什么感觉,但是天黑之后,人对四周感应能力明显下降。

    我并不怕黑,同时也知道这一个片区,凶猛的野兽也很少,即便是有,它们也不会出现在山道上,毕竟这里平时就算是入了夜,还是有车辆,或者行人往来的。

    这天黑之后,温度下降得很快,虽然距离村子只有十来分钟的路程,但我还是抱着小狐狸加快脚步。

    在快出林子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哭声,在这样需要摸着手才能前进的黑夜里,忽然听到女人的声音,而且还是哭声,心里难免会产生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哭声就从前面一个拐角处传来,在拐过那个弯,再往前走一小段就是庄稼地,只要看到庄稼地,那一切就都好说了。

    我刻意放慢了脚步,小狐狸也从我的怀里蹿到我的肩膀上,黑夜里它的眼眸泛着一丝幽光,在看到这种幽光的时候,我心里反而产生了一种安然之感。

    转过弯,前面几米位置隐约有个人的轮廓,云层在我进林子的时候就遮住了云光,一旦距离超过两、三米,基本上就只能看到轮廓。

    从声音上听,那应该是一个女人,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

    我娘一个蹿步就冲了出去,我也急忙跟上,刚出门就见胡长安一直哀叫,而他的左手竟然是被捆绑在案上的那头猪给咬了!

    《我的狐妻》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f4lvvf.html
上一章        我的狐妻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