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用户 ┊ 忘记密码?
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第四十五章 大结局——诅咒的开始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老汉听后一惊,似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没看出来这小子还是个情种呐!那咱赶紧去,快快快!

    我领着老汉来到断崖之上,却不见猴子身影,老汉有些急了:猴子人呐?该不是真的跳崖殉情了?

    我一边儿擦拭着手中的黑金古剑,一边儿说道:猴子也许到山坳里拉屎去了吧,咱们不妨在这里等等!

    老汉随即坐到雪松下的一块大石头上,正是猴子时常坐的那个位置。老汉掏出酒壶,将里面仅剩的一点儿酒一饮而尽。

    我缓缓凑到了老汉的身旁,口不对心地问道:我说老爷子,30年前您姓‘胡’,大伙儿都叫您大胡子,为啥如今您要改姓‘吴’呢,这有什么特别意义吗?

    老汉被我问得不由得一愣,随即回头冲我一笑,在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脸庞上,笑容显得十分诡异:小子,你这话问得很有深意啊!

    我立即补充道:我就是随口一问,瞧您说的,哪还有什么深意啊!

    吴老汉连打了几个哈哈:告诉你也不妨,我可是个传奇人物,老汉我30年前姓‘胡’,全名胡八一!如今改姓‘吴’,全名吴邪!怎么样,我这两个名号应当听说过吧!

    我知道老汉是在拿我开涮,也就没理会他的话,我忍不朝山谷里望了一眼。

    怎么,鬼镜已被冰封于长白山底,你这是要过河拆桥?

    从老汉的话里我听出了弦外之音,脑子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您这是什么话,我可越听越糊涂了!

    老汉将空酒壶扔到了一旁:内蒙山下深坑里的死尸,可是我替你毁尸灭迹的,我可是在坑里的尸群中见过你!

    老汉此话一出,我顿觉头皮一阵发麻,心中不由得暗道:这老儿竟早就知道了!

    老汉眯起双眼向山谷远方望了去:怎么,你这黑晶石手链换到了右手手腕儿上,可戴习惯了?

    不等他最后一个字说出口,又是一阵声嘶力竭的惨叫惊厥山谷!

    我擦拭着黑金古剑再次回到了山坳里,欣怡已经做好了饭菜,香味扑鼻而来。

    见欣怡之前,我将黑金古剑放回到了包裹里,又将右手手腕儿上的黑晶石手链取了下来,我凑到鼻子前闻了闻,依稀还有当年欣怡送我时的淡淡余香,我用手帕将手链仔细擦拭了一番,接着戴到了左手手腕之上!

    欣怡一见我便高兴地迎了出来:扬哥儿回来啦!饭都做好了,赶紧洗手吃咦,猴子和吴老爷子呢?他们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我牵着欣怡的手进了屋子:咱俩吃吧,不用等他们了,他俩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顿离别酒留着以后我们回来的时候再吃!

    我一人喝干了四杯酒,坐在草棚里端着酒杯,不由得冲着断崖的方向望去,心中忽然冒出了一句诗来: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四杯烈酒下肚,恍惚间天已经黑了下来,经一阵冷风吹来,顿觉头晕目眩,眼皮发沉,迷迷糊糊中,脑子里不觉又响起了那首熟悉的诗来:

    寒塘鹤,冷月花,雾里繁华风吹散。繁空下,人影斜,一曲悲歌,寥为祭奠。

    举杯时,空无人,都云月影成三人。暗香浮,月黄昏,过眼云烟,故人何在。

    世事无常皆因果,真假善恶水中月。

    影作形时形亦影,生为死处死还生。

    万法随缘皆自在,雾里看花一场空。

    因果循环断生死,身入鬼镜见真章。

    得失未有诸人觉,头白监门掌来去。

    梦起昆仑诸峰下,摸金乘槎与问津。

    神墓年催身亦变,诸生遗编入王鼎。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5gg.html
上一章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