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用户 ┊ 忘记密码?
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步天纲:90.第 90 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步天纲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美貌的**北池绘盘腿而坐,双目紧闭,看似正在疗伤,她那两只式神一左一右盘踞在她身后,偃旗息鼓。

    人龙搏斗,飞沙走石,天地变色,冲锋衣男蠢蠢欲动,想要靠近,被眼尖的老郑发现,捏紧半截鞭子冷冷盯住他。

    就在这时,麻生善人啊了一声,惊恐道:怪物!那些怪物来了!

    他是用日语说的,但所有人都能听出他语气里的恐惧,纷纷循声望去,却见雷光闪烁之中,一团团灰色半透明的雾气朝他们飘来,却令人头皮发麻。

    从它们的外形来看,根本想象不出它们的恐怖之处,但冬至想起火车上那名乘务员的诡异情形,想起宾馆里踮着脚尖走路,后来又去跳楼的客人,还有变得如同行尸走肉的姚斌,整个人顿时置身冰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别愣着了,快来帮我画符!何遇道。

    那几团灰雾不敢靠近龙深与骨龙他们搏斗的周身,像被龙威所慑,又像有其它所顾忌,但对老郑这些人,却毫不客气,目标明确。

    老郑余威犹在,半截鞭子抽下去,灰雾微微震颤,却没有像先前那样破碎消散,仅仅是速度减缓片刻,又往前飘去。

    枪声响起,冲锋衣男手下的保镖惨叫一声,灰雾一点点从他的头顶没入,他在地上拼命翻滚挣扎,却无济于事,冲锋衣男连忙朝他胸口开一枪,对方腿脚蹬了几张,双眼圆睁没了动静,但过了一会儿,身体却慢慢爬起,僵硬迟缓,冲锋衣男又开了好几枪,血从对方身上涌出,他朝冲锋衣男露出一个狰狞笑容,猛地扑了过去。

    白鹤飞掠而至,将保镖扑倒,麻生善人跟冲锋衣男连滚带爬退到北池绘后面,惊恐万分,早已没了刚才对待冬至和张行的威风。

    何遇在地上布了一个小型阵法,把老郑一道给圈进来,灰雾只能在外面徘徊,却无法上前一步,但冬至余光一瞥,发现贴在地上的符文都在缓缓变黑,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失去效用。

    他加快手速,但越急越乱,已经写坏了好几张。

    何遇忽然在他背后拍了一下,冬至发现自己耳边一下子听不见任何声音,他抬起头,场面依旧混乱,何遇却朝他作了个手势,意思是让他专心写符,冬至明白对方应该在他身上做了什么手脚,让他可以不被耳边的噪音干扰。

    他强迫自己定下心,专注眼前的符纸,先在心中模拟符箓图案,然后一笔一划画下符箓,一边在心中默念口诀: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天三生木,地四生金,五居中宫,制伏凶恶,克伐灾危,斩邪灭踪!

    符文还是明光符,现在现学其他符箓已经来不及,效果也不会太好,何遇索性就让他一直画明光符,只需背好口诀和手印。画好之后,冬至双手结莲花印,小指抵住符文正中,将一口气倾吐上去符箓还是符箓,没有想象中的红光一闪,立地飞升。

    冬至有点丧气,但他知道这才是正常的,何遇说过画符需要精气神合一,更何况是新手,根本不可能一蹴而就。

    不过每本小说的开头总是这样,主角虽然平平无奇,却能在危急关头力挽狂澜,狂拽酷霸大杀四方,降伏骨龙,在空中抱着龙深缓缓落下,收获一众日本人震惊膜拜的眼神

    纯属想太多了。

    幻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他接连画坏了二十几张符,才终于有一张能用的,冬至再接再厉,又画了若干张,也不知过了多久,后背蓦地被人拍一下,声音顿如潮水般涌来,仿佛一下子从异次元空间回到现实世界。

    他这才发觉自己前胸后背早已大汗淋漓,冷风钻入衣领,带来湿漉漉凉意,像是刚跑完五千米似的虚脱无力。

    你刚才拍我那一下是怎么回事?冬至好奇道。

    从画符到完成,一小时不到的工夫,何遇的脸色又苍白几分。

    他们周身的符阵有一部分已经完全焦黑,多亏老郑守在缺口,才抵挡住潜行夜叉的进攻。

    不过北池绘那边更不好过,他们没有符阵,冲锋衣男和麻生善人只能依靠北池绘的守护,北池绘原本就伤势不轻,勉强支撑两只式神在战斗,左支右绌,比冬至他们这边还要险象环生。

    小小的障眼法而已。可以了,八张,勉强能支撑一个符阵!你按照我说的方位去贴符!何遇对冬至道,指向天坑西北的方位,逆时针,以骨龙所在为圆心,每张符与圆心相距的半径尽量不要差太多,小心些!

    要不我去吧,小冬毕竟没经验!老郑主动道。

    何遇睨他一眼:你现在的伤势跑起来还没他快吧?

    别小看我,宅男也是有春天的!冬至拍拍老郑的肩膀安慰道,起身跑向西北方向。

    在他身后,老郑小声道:你小子是想特招他入局是吧?

    何遇也小声道:入不入职,得老大首肯,我说了不算,其实我是想帮我师叔收个徒弟,他在画符上有天赋,不过得等这事儿完了,我问过他老人家的意思再说!

    龙深与骨龙正在天坑上方激烈交战,十足一个大型爆炸现场,气旋盘桓,石块四溅,冬至一路前行,虽然小心翼翼,仍然不免被波及。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 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老人和少女没有在意冬至他们这边的低声交谈,都在抓紧时间闭目养神, 似乎想将刚才耗费的精力赶紧养回来。

    他们旁边的胖子, 那个麻生财团的总裁麻生善人, 正东张西望, 脸色不减紧张,似乎很担心那些黑雾又回来袭击。

    冲锋衣男则不时朝老郑这边望来,神情戒备。

    冬至的目光, 落在外围那个抱着桃木剑不放的中年男人身上。

    《步天纲》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2v4.html
上一章        步天纲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