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步天纲:111.第 111 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步天纲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冬至把零食递过去:这个牌子的黄桃干有水分,酸酸甜甜,它们家的冰糖山楂和红杏干也都不错。

    对方果然动心了,接过零食,二话不说拆开,拿出好几块丢进嘴里,脸颊顿时鼓起来。

    但他长得可爱,再难看的吃相也好像变得可以原谅了。

    吃人嘴软,小孩的态度稍稍好了一些。

    冬至主动自我介绍:我叫冬至,姓冬,就是冬至节的那个冬至。

    小孩傲慢而矜持地点点头:看潮生。看见的看,满川风雨看潮生。

    冬至茫然:有这个姓吗?

    小孩翘起下巴,眼睛都快长到天上去了:就算之前没有,从我之后,就有了。

    这话挺霸气,但不适合小短腿。冬至想象着一只猫咪站在假山上咆哮,没计较他的态度,心里还哈哈哈地笑。

    他转而跟对方聊起零食,看潮生果然很感兴趣,不再像刚才那样拒人千里之外。

    天亮之后的火车更加热闹,昨夜发生的一切仿佛梦境,只有衬衫下面那个还未褪去青紫的掌印,提醒着他并非幻觉。

    一直到下午四点,火车即将抵达终点站时,男人才终于出现。

    他神色疲倦,已经到了难以掩饰的地步。

    看潮生立马从床上跳下:龙老大,怎么样?

    冬至想,原来他姓龙。http://www.xmjtg.com

    男人道:消灭了三只,应该差不多了。何遇呢?

    看潮生耸肩:不知道又跑哪去了!

    火车缓缓停靠在终点站长春,提醒旅客下车的广播响起,男人看向冬至,似乎在问他怎么还不下车。

    冬至摸摸鼻子:这次太感谢你们了,等下车之后我能不能请你们吃顿饭?

    看潮生眨眨眼:吃什么?

    男人却道:不用了。

    看潮生鼓起嘴巴,但也没抗议,完全没有在冬至面前的嚣张。

    不知是不是光线折射的缘故,冬至发现男人的脸色白得近乎透明。

    瞬间有了勇气,他忍不住问:不让我请饭,那我能不能知道你的名字?

    对方又是淡淡一句:不用了。

    看潮生在男人背后对冬至挤眉弄眼,露出嘲笑表情。

    他有点泄气,想继续待下去也没了理由,只好起身和他们道别,又把背包里的零食都送给看潮生,请对方帮忙向何遇告别。

    也许是看在那些零食的份上,看潮生主动提出送送冬至,在他下车时,又大发慈悲告诉他:老大叫龙深。

    冬至下意识问:哪个深?

    看潮生翻了个白眼:深浅的深!

    冬至愣愣哦了一声,眼看着看潮生折返车厢,身影消失在视线内。

    龙出深潭,灵通九天。

    身旁的人行色匆匆,偶尔有人回头看他一眼。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龙深和看潮生他们出来,冬至猜想他们可能已经从另外的出口离开,只好独自出站。

    他听老家长春的同事说过,这地方空气不像名字那么美,每年也没少雾霾,但冬至觉得自己挺幸运,遇上个不错的天气,出站一抬头,蔚蓝天空在他头顶徐徐铺开,令人打从心底感到愉悦。

    《步天纲》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2v4.html
上一章        步天纲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