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部族崛起:第二章 蓝焰中的金色焰火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部族崛起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疑惑间,陈禹发现此刻人群中站出了十多名十五六岁的少年,在一群幼小孩童羡慕和周围大人期盼的目光中,这些少年抬头挺胸一脸自豪地站在了那名老者面前。

    老者拄着木杖,用左手一一抚摸每一个少年的额头,每当老者的手抚在一个少年额头时都会停留一会,嘴里碎碎地念着什么,声音很小,可以用微弱来形容,可陈禹却又感觉十分的清晰。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十多次重复的语调之后,陈禹感觉这奇怪的腔调已然深刻在脑海,挥之不去,当老者为最后一个少年做完这仪式之后,老者抬头用那深邃的目光看向了人群中的陈禹。

    他发现我了?陈禹有些惊奇,诸多场景,陈禹置身于人群中却没有一人能感觉到他的存在,此时此刻陈禹真真的感受到那老者发觉了他的存在!老者对着陈禹一阵思量,感觉很悠久,其实也仅仅只是片刻。

    在陈禹诧异不已间,老者已经收回了目光,对旁边首领低声说着什么。

    面对老者,强悍如他的部族首领也得低下身躯静静聆听,期初陈禹还看不出什么,可到后面陈禹发觉那壮硕的汉子表情变得开始有些奇怪,时不时地朝着陈禹所在的方向望来。

忐忑间首领对那老者说了一句什么,老者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站在一边的少年们又对那汉子说了说,终于首领不在关注陈禹所在的方向,对着离他最近的少年说了什么。

    一切回归正常之后,陈禹忐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开始继续关注场中的情景。

    只见那少年在那首领的指示下走进篝火,是的!是走进不是走近!    怎么可能!陈禹呆住了!    篝火在燃烧。

置身篝火中的少年周身火焰,却又无声,身上的兽皮衣依旧完好,毛发仍在!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陈禹怎么都不会相信居然有人能置身于燃烧的篝火中而毫发无损!    当少年位于篝火中之后,那首领又对着少年说了一句什么,只见少年认真地点了点头,双眼闭上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开始的时候少年的表情还很轻松的样子,可才一会陈禹发现那少年的眉头开始渐渐皱了起来,两眼上的眉头越发纠结,越发靠近,脸上的表情开始呈现出一种痛苦之色。

    少年的表情开始变得狰狞,是极度痛苦之下的狰狞!伴随着蓝色的焰火,少年的脸上青筋冒气,汗水滚落!双拳紧握的手臂,血管一根根凸起,仿佛下一个瞬间那血管就会爆开!    陈禹不知道怎么会在蓝色焰火中能够清晰看到那少年脸上的青筋,可陈禹感觉现在应该是到了关键的时候。

    啊!终于少年猛的睁开双目,,将所有的痛楚全都给吼了出来!火焰骤然突升,腾起的蓝焰中飞出了一朵金色焰火猛地朝少年飞去,瞬间金焰没入少年额头又消失不见。

    当金焰没入之后,周围的人们一阵欢呼,那老者和首领严肃的表情也开始放松了下来,对视彼此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汗水已然将身上的兽皮衣湿透,少年宛若脱力般瘫坐在篝火中无力站起,在族人的欢呼鼓励声中,那少年艰难的试着站起身。

    终于,少年艰辛的站了起来,表情已然不在痛楚,有的仅剩那种成功后的舒畅,即使已然精疲力尽。

可当他走出篝火的那一刻,他终于倒下了,笑着倒下去的,带着幸福的表情。

旁边早已准备好的战士此刻笑着将倒下的少年抬走,一切的一切那么地自然。

    在这之后,陈禹又目睹了好几个少年走进篝火之中,有和第一个一样金焰入体的,也有最后承受不住倒在蓝色篝火中的;他们中成功的有自己走出蓝焰的,也有成功后无法走出蓝焰的。

每当少年成功引出金焰,部落都一片欢腾,无论能不能走出蓝焰!面对在蓝焰中无法引出金焰的少年,部落中的人们也没有责怪,懊恼,有的仅仅是对失败者的鼓励,虽然他们已然感受不到那种期待,因为他们都在极度痛楚中昏迷了过去。

    看着那一个个因为成功或者失败昏迷在蓝色篝火中的少年被部落的战士从篝火中抬出来,陈禹才发现原来并不是部落的战士不能走进篝火,似乎成功引出金焰入体和成功自己从篝火中走出来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终于,随着最后一个少年成功引出金焰走出篝火的瞬间,蓝色篝火开始显得有些缥缈,陈禹明显感受到此刻篝火给他的感觉是虚弱。

    在将最后一个少年族人送走,老者转身对着族人高高举起手中的木杖,这时部落中的族人再一次跪下,带着恭敬的神态,当所有人都跪下之后老者才再次转身,对着有些淡化了的蓝色篝火跪了下去,嘴里又冒出了一段诡异的音调。

    陈禹感觉那音调起伏不定,委婉还转,似在耳边叮咛却又如同从远方传来冉冉嘱托,恍惚间不断围绕。

    随着老者地不断跪拜,蓝焰开始收缩,终于蓝焰如同起始一般没入星火之中。

当蓝焰完全收缩之后,火红的焰火宛若被压抑了许久一般,欢快的跳了出来。

    焰火依旧,少了神秘之后留下依旧是那温暖与炙热,站起来的首领在部落老者的指示下将手伸进了炙热的火焰中,从薪火之中取出了一块墨黑的石头,当石头从薪火中出来的那一刻,陈禹分明看到了周围的火焰形成了一个空洞,火焰似乎燃烧不进石头的周身的空间。

    首领小心的将手中的石头递给一旁等待的老者,陈禹分明感受到了在递给老者的那一刻,首领的神情是何等的恭敬,可是很快陈禹也感受到了在老者接过石头后的那一瞬间,老者又望向了他,眼神之中带着凝视,神情中带着凝重,当老者低下头缓缓走去的瞬间,陈禹十分确定的感受到了老者最后给自己的感觉是一种期望。

    陈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感觉,是亲切还是亲切?一个人怎么可能对一堆篝火产生一种亲切的感觉?错觉吧,应该。

    《部族崛起》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inesse.com/direc/25g.html
上一章        部族崛起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